炎熱、中暑、脫水與電解質

www.saigew.com 2017-08-27 02:14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馮駿鴿坊 我要评论

  翻譯整理: 馮駿鴿坊 0956276150
部落格: cht.tw/x/7ctb6
台灣高雄市鳳山區郵政8號信箱 83099


                        沒有太陽, 地球上不會有生命!

   不管怎樣沒有光和溫暖誰願意住在這星球上? 實際上我們全體所有存在物得歸功這天體(太陽)。 舉出需要太陽的光線所有個別的反應和過程能夠鋪陳一本書, 即是說如果我們能夠知道和列出它們全部因為數量多得無法計數的。 但是所有的影響不是都有益的。 此刻我們已經學習知道待在強烈的陽光下太久, 我們的身體在不受控制的情況暴露於紫外線下會有傷害。 儘管太陽堅持不懈地照射在已經烘熱的土地上, 我們已經適應並且多次學會保存水分。 我們知道對熱易感的東西曝露於陽光直射會發生甚麼事 ~ 它們會融化或乾枯, 不過本文不敘述太陽的意義和對我們人類的意義。

   那麼太陽在信鴿翔賽執行甚麼角色? 許多年來鴿友已經在有些晴天的日子經歷毀壞的又無法解釋的結果。 在這些天當全部都應是明顯的「鴿子好天氣」出發時賽事偶而以災難結束。 (鴿子的好天氣是藍天雲少, 最高氣溫約20℃及無風或感覺微風吹過鼻尖)熟悉內情的鴿友通常認為這些天變化是發生在太陽、磁暴 ~ 值得注意的高太陽黑子活動和日焰效應。 這些太陽風在太空中引發大量的輻射風暴導致地球有原子核的轟炸。

   幸運的我們, 大部分這些原子轟炸在范艾倫輻射帶被攫住因此只有小部分能穿過大氣到達地球。 太陽的原子粒子干擾環繞地球的正常的磁場 ~ 結果可見到壯觀的北極光和南極光, 許多人認為其混淆鴿子的磁性歸巢系統。 它在鴿子的歸巢能力扮演多少程度的角色還必須充分地和用科學方法證明而且常被激烈辯論。
但是信鴿翔賽在另一較大的方面受太陽影響。 太陽射線之直接暖化作用能大肆破壞翔賽。 這與過熱和脫水有關, 以人的醫學名稱是『中暑』。 讓我們稍仔細檢查這兩種情況的發展及決定關於它們的預防是否能做任何事和在治療方面該做甚麼。

           中暑

   任何對象或身體暴露於太陽光的直射時會吸收熱。 體溫升高是由當時太陽光射線的強度、暴露時間長短、環境的熱消散事實如風及身體本身的熱驅散的技巧像喘氣、流汗等等決定的。 大多數的溫血生物有適溫區是很重要的, 即在能執行正常活動期間的體溫範圍。 範圍在上臨界溫度和下臨界溫度之間而每一物種有自己的範圍。 尤其是在物種之內視保護的毛髮遮蔽、體脂肪量、身體系統的健康等等而定, 有個別的差異。 此外, 人類有生理上的身體控制之非常的功夫到這樣程度以致超越正常的臨界程度。 這些功夫似乎挑戰合理的說明。 有人想出在火上行走、在北極游泳(Howard Pugh, 人稱北極熊人)、待在水面下的非常技藝、不戴氧氣筒征服聖母峰等, 諸如此類。 他們提醒人類意志能夠控制身體的生理到如此程度, 許多似乎是不可能的身體限制可以被超越的。

   不過, 讓我們專注於鴿子。 就我們這有羽毛的朋友來說, 雖然說類似的功夫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們曾目擊鴿子堅持飛行直到牠們貼地面飛行降落死亡。 我們知道有些選手鴿返巢時真的會堅忍直到牠們最後一口氣但是是否這可與人類的成就比較之, 是很難說的。 可能不是也或許身體不健全有關係。 但是鴿子如其他的動物, 確實有牠適溫區, 在正常的活動期間是可容忍的, 可是活動越過適溫區的極限能夠是致命的結果。 它通常是當幾個因素一起發生時超越上臨界溫度的範圍。 最重要的是日間周圍的溫度。 曾經發現當白晝溫度達到或超過30℃時那會很快觸及上臨界溫度。 第二個重大的因素是鴿子飛行的運動量。 當天的風扮演極大的角色因為逆風飛行有兩個負面的影響。 鴿子為尋找風小的地方飛行離地面很近, 這也是溫度最高的地方, 主要是因為來自地球表面反射的熱量結果。 鴿子頂著風奮力飛行, 依經過的距離產生更多的能量和在上升的溫度區之內飛行, 導致體溫快速上升因此有了雙倍產生熱的活動。

   高濕度為散熱作用製造不利的情況因為呼吸的水分流失和皮膚的水分蒸發, 兩者依賴水分蒸發引使散熱作用。 我們知道在炎熱潮濕天要能夠降溫有多難! 蒸發被減少了因此要有消熱(分散熱)之重要的策略。

   當鴿子尚離鴿舍一段距離時我們能做甚麼防止鴿子過熱?

   除了確定我們只送強健和訓練精良的選手鴿交鴿比賽之外, 真的沒有甚麼能做的。 在這情勢下鴿子一定要必須照料牠們自己。 再度強調充分的訓練和選手鴿的仔細挑選之重要性。 當牠們超過適溫區時立刻降低鴿子的中心溫度是最要緊的。 這通常的做法是停止或限制全部的訓練。 就選手鴿而論, 飛行必須停止。 如果水在近旁會有相當大的幫助。 首先利用飲水因為這些鴿子有些程度是脫水的, 第二利用洗澡或在水中走動。 不能繼續飛行直到中心溫度再度下降至適溫區的範圍之內。 降溫失敗可能會導致器官衰竭而死亡。

           脫水

   任何身體失去水分及未能達成補充水分就會發生脫水。 水分能以各種方法流失。 水的流失原因可以是由於疾病的過程因為透過腹瀉或透過創傷的意外像嚴重的燒燙傷。 但是通常它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以便維持適溫區, 比如流汗之時。 一等到達到或超過高臨界程度, 鴿子的身體進入防守模式。 鴿子必須甩掉熱, 其主要利用從不同的表面水分的蒸發和從無羽毛的部位散發出來完成。 鴿子不會流汗, 牠們發展一個獨特的和有意思的方法, 是近來才被科學家發現。 它被發現在沙漠生活的鳩和鴿子發展皮膚的水分蒸發的系統。 它是一個過程藉皮膚細胞部位讓水經由皮膚內的小孔洩出或蒸發。 在這過程沒有失去電解質, 有如流汗只有水從體內流出。 科學家也發現皮膚的水分蒸發讓鴿子降溫比呼吸的水分蒸發(從肺部和喉嚨)更有效, 兩者都以最大的程度散熱及每度的降溫水失去相對的量。

   這與比賽有甚麼關聯? 曾發現我們的鴿子在歸巢時所產生的熱量與未飛行鴿子比較, 差不多是13倍。 此外科學家測定當牠們的體溫到達上臨界溫度44.5℃時停止飛行。 雖然這只高於牠們的平時休息體溫3℃, 在炎熱的氣候(如在南非的太陽城百萬美元大賽)翔賽會有引人注意的結果。 進而, 這成為有效的散熱機制是絕對不可少的。 於鴿子這些散熱機制是蒸發、散發和對流。 散發和對流的過程期間不會有流失的水分所以我們轉移我們的焦點到蒸發。

   曾經計算過由於失去水, 4%的身體質量會失去故而脫水迫使鴿子停止飛行(Biesel & Nachtigall 1987)。 看看這些數據會顯示他們是不正確的因為我們的鴿子在長距離賽事損失超過4%更多的體質量。 不論怎樣, 一定要銘記在心在賽事期間所有失去的體質量是包含水、脂肪、代謝產物和肌肉組織的消耗。

           電解質

   接下來我們談賽前或賽事返回後是給與電解質飲用之未解開的爭論。 我的看法, 除了少數的例外情形, 這些產品在任何時候經常是不需要給予鴿子。 理由是在賽事期間與平常日子期間比較下沒有出現減少較多的電解質。

   實際上, 我認為給予電解質可能是有害的, 特別是對大熱天從長距離賽事歸返脫水的鴿子。 至少有人提出它的使用是治療不當的。
想像這方法; 大熱天, 有微逆風賽事800公里, 鴿子就在天黑之前歸巢。 在白天期間牠發生甚麼事? 飛行需要肌活動, 其很快地高溫上升, 尤其是外部環境還有高氣溫。 鴿子必須解決這高溫否則牠不能繼續飛行。 太多的體熱會讓牠疲乏。 以展開的、擺動的雙翼做皮膚的水分蒸發, 藉由自肺部呼吸的水分蒸發和經由腿與皮膚沒有流失水分的散發等方法擺脫大量的高溫。 從皮膚的水分蒸發與從口和呼吸系統之呼吸的水分蒸發造成水分流失。 注意, 只有失去水分沒有鹽分。 上升的高溫造成水分流失增加。 鴿子繼續奮鬥飛行, 沒有水喝還有失去水分變得脫水可是依然設法飛抵鴿舍。 我們現在有飛行脫水的鴿子及希望盡可能盡快地恢復牠的生理平衡。 水只從系統(血液和體組織)流失, 結果會留下的鹽(電解質)是更濃縮。 現在給更多量的電解質是會使情況更糟。 牠們需要的是清水盡可能盡快地抵消血濃縮。 不管怎樣, 給予溫水但是不加入電解質。 此外鴿子需要容易消化的餵料內含脂肪、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及休息。 可以給予平常的餵料或特別的種子。 不過我偏愛球形飼料因為它是半熟的, 食入後變成糊即它們不必被先磨成漿而且大面積範圍接觸消化酵素, 更是由於它們的成分蛋白質、碳水化合物、脂肪、維他命與礦物質是相當均衡的。 所有這些意味它們提供基本食物的快速供給使鴿子盡可能盡速地健康。 電解質的確經由鴿子的腎臟和腸流失, 通常透過平時的均衡餵料內所含的鹽就可以輕鬆地補給。 所以添加電解質到濃縮的血液是更提高其濃度是做不正確的事。 那....是理論。

   然而實際上是怎麼回事? 我不是不注意也無不願了解有給予電解質獲得成功的鴿友之成績。 許多鴿友於賽鴿從賽事返回之時使用電解質而他們的鴿子似乎沒有承受任何的倒退。 在這些鴿友之中有一些是國際知名的優勝者, 從澳洲、荷蘭、比利時、美國、南非 ~ 全球各地的鴿友, 賽後給予電解質。 「然而鴿友怎麼能夠安於這些相反的觀點?」 我認為答案在於量和給予的時間點。 通常電解質(鹽) 給予僅一天, 其時間是不足以發展嚴重的問題。 再者, 說到來自世界各地著名的鴿友, 他們近乎一致給予從賽事歸巢的鴿子飲用電解質。 他們都聲稱鴿子恢復精力比較快。 有的鴿友甚至賽前~交鴿日(馮註: 許多商家產品包裝說明都這麼建議)給予電解質並且宣稱鴿子返回時看來比較好, 恢復精力快些, 掉失比較少且成績改善。 因此鴿友該怎麼做?

   我是科學家, 深信有系統的實驗和理性的想法。 不過我也知道多年來科學有許多的疏忽。 此外, 我在意觀察與非科學想法之經驗。 我認為這些不是紊亂的及未被科學的嚴格規則受限的; 他們的想法與經驗是值得看重的而且不應被置若罔聞或被看輕。

           網路

   所以我想要得到事實而掘入網路。 不是進入藥品廣告或知名鴿友述說他們的本事如何因此的原因而是點擊入以科學對照的實驗和研究。 我唯一找到一份研究鴿子的電解質測定和給予電解質結果的報告。 但是我確實找到給予雞隻一些電解質飲用的有趣報告。 研究員發現當10隻幼肉雞受到熱緊迫時牠們的食慾減少, 牠們出現減重及提高食物轉化率。 此外研究顯示牠們減少血清鉀和重碳酸鹽比例。 已知雞發生熱緊迫時經由尿流失鉀。 增加的呼吸作用引起血清二氧化碳與重碳酸鹽流失造成酸血症和重碳酸鹽的營養需求。

   研究員把這些低比例的血清鉀和重碳酸鹽分別地用氯化鉀和重碳酸鈉以1.5%與0.5%補充, 體重增加了及食物轉化率回復到近乎正常。
這些實驗的執行在溫度範圍35℃和37℃之間。 在熱緊迫實驗中的火雞與鵪鶉顯示氯化鉀補充血清鉀比例亦然增加。 或許鴿子發生相同的情形? 可是鴿子在翔賽時熱緊迫嗎? 細想在環境的溫度達到30℃或更高時的日子記錄的低速度, 或許可以假設在那些天確實發生過熱緊迫。 但是在溫度20℃會發生甚麼事? 鴿子的體溫升高足以造成熱緊迫? 如果不會, 我們說鉀失去是正確的嗎?

          其他的證據

   在比利時根特大學所做的研究發現從賽事返回鴿子的血液酸鹼度沒有顯著地改變, 然後數小時之內回到賽前的比例。 參考來自德國文章先前報告鴿子賽事後電解質比例, 賽事從113到620公哩, 檢驗鴿子的血液濃度與對照的鴿子比較:

1. 血球容積從54.4減至51%顯示脫水不多。
2. 葡萄糖和乳酸鹽的血漿濃度沒有改變, 支持在飛行的初期使用碳水化合物為燃料的理論。
3. 在飛行期間血漿中的游離脂肪酸明顯地升高而繼續飛行期間三酸甘油脂逐漸降低, 其全部支持脂質是飛行期間主要的能量來源。
4. 血漿尿酸濃度升高2~4倍。 於血漿蛋白質濃度減少之同時尿素濃度增加了400%。 這些結果提出在飛行期間增加的蛋白質變質。
5. 在飛行中鴿子之鈉、鉀、鈣和鎂的血漿濃度與對照數值比較之下沒有顯著的差異。 這些數值顯示在飛行期間沒有發生嚴重脫水。 現在的問題是: 在這些賽事期間熱緊迫是因素? 如果不是, 參考上述1的脫水似乎顯示熱緊迫不是因素, 它可能說明了先前述說的雞的實驗中為什麼鉀濃度沒有減低的原因。

   我們了解甚麼? 顯然地需要更多的研究。 但是由於缺少更深一層的試驗測定 賽鴿賽前與賽後之電解質濃度因此我們必須將就使用手邊可用的資料。 (如果任何一位準備著手這工作, 我會建議把賽事依距離分類及有些賽事列入鴿子熱緊迫的地方。 電解質濃度於冗長的飛行之後是否改變的研究及牠們多快能回復到正常會是有價值的任務, 然後停止時常爭論的電解質補充的問題。)

   因缺少相反的證據, 我將繼續保留歸巢脫水的鴿子不應一開始給予電解質的看法。 只要脫水被消解了, 在大部分的情況應該不會需要太久時間, 就可以給予電解質產品。 假若脫水是十分嚴重, 我會保留電解質治療24小時。 在溫和脫水的情況只需要不加料的清水飲用, 之後可以加入電解質於飲水內。

   信鴿翔賽應該是輕鬆的娛樂。 然而在大部分的國家信鴿比賽變得那麼無同情心和大額獎金的誘惑因此有地位的鴿友做各種努力以確保成功。 商家嗅到這想贏的渴望之商機然後製造多種的治療品、藥丸和藥水。 謹慎地說大量陳列的調製品使鴿友迷惑。 為了成功, 購買這些產品不是不可缺的; 還有倘若餵食鴿子這些調製品是沒有保證成功。 好鴿子、有效的管理、有效率的鴿舍和許多的路訓, 此外堅持繼續保持簡單的管理原則將會看到想要的成果。




本文标签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发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发表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 1084314849

赛鸽网-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400-6761-281

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