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鸽-牧鸽人沧桑之潭州鸽事[四十五]

www.saigew.com 2015-07-16 09:36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林长岳 我要评论


风雨牧鸽人[四十五]

赛鸽-牧鸽人沧桑之潭州鸽事[四十五]

牧鸽人沧桑之潭州鸽事


四人行化龙街访友   八种鸽侥倖出牢笼


    曾仕隐的突然造访使老罗夫妇有些惊讶!但他们脸上流露出的却是慈祥真挚的笑。落座后,罗大奶奶嘘寒问暖,流露出长辈对晚辈关爱之情,罗老问及这几个月干什么去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吱唔着编出一些事儿搪塞过去,当我问及他的鸽子时,罗老顺手从桌上拿起手电筒,拉着我走向天井他的原棚处。开锁、拉开鸽门,一道强劲的光柱直射信阳六名绛雄,随着光柱的移动,我见到了那三只上海鸽。使我难以置信的是棚内的巢箱中竟还有待哺的小鸽,这世道又变回来了么?


    俩人回到屋里扯了几句家常就聊开了鸽子,我将棚内残存的十只鸽子的情况告诉了老罗,他断言说这些鸽子都是好东西,经过这一场变故,这样的鸽子已不多了。我本想将“东北佬”从上海弄回来一些鸽子的事告诉他,不知怎的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倒将看到的有人放鸽子在外面飞的事告诉了他。罗老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那些甚么派的都忙着在夺权,冒得功夫罩住鸽子啦,这不,我这里每周星期六晚上、星期天又有鸽友来扯鸽子谈,老人新人都有,就是冒看见你来……。

    那些中断了养鸽的又新起炉灶,家里还养有几只鸽子的冥顽之輩就每天都开家飞,早响韋牛皮来了,要我支援他两对小鸽子。臭王八崽子,平时对人又小气,问人要起鸽子来却狮子大張口。罗老今晚非常高兴话也多了,并帶上了他的口头禅“臭王八崽子,”说话的神情,已没有早几个月前的小心和谨慎,他语气平和带着几分辛辣,而后又细声的对我说:“听说烂嘴巴在武斗中被冷枪子打死了”。我听后一怔,但没吱声,心里却在记挂着“东北佬”,也不知他现在怎样啦。老少爷们一聊就是几小时,时针已过十点,在这隆冬就显得特别晚啦,当我告辞回家时,罗老相约下星期天去化龙池小张家看鸽子。回家路上虽风寒夜冷,犟驴子心中藏着一腔高兴,心想那些被他囚禁在木柜中的鸽子,又可重见光明翱翔兰天了,想到这里一丝快慰的笑意偷偷地爬上了他的面胧。回到家中虽然己是很晚,但妻子还是不知倦意地长短相问,仕隐也乐得将去罗老家的见闻全告诉了她,她有所感触的说:“上苍怜见,这些小生灵可以得到解脱了”。一宿无话,双双带着笑靥进入了梦乡。

    次日犟驴子狠下了一番功夫,,将那约六平方米的原棚打扫铲刮得乾乾净净,巢箱内换了巢盆,已半年多没使用的自制饮水器、食槽进行清洗后重新安放在原棚内,妻子不时在旁帮着拿东找西,一切利落后,只待将那些被囚禁的八只种鸽移居过来。在昏暗中生活了近200多天的八只种鸽,被移进了它们的旧居。由于长时间囚饲在昏暗中,羽毛失去了光泽,刚进入原棚时它们都很羞光,东倒西歪把持不住自已身体的平衡,它们相继的躬着腰,压低着尾部,费劲地留下一堆堆不成形的鸽粪。扇动双膀试图飞上栖息架,没能成功,它们变得浮胖,强劲富有弹性的肌肉消退了,只能跳跃般的扇翅,看到这些仕隐心里很难受。

    再说高踞在栖息架上那两羽寡居已久的“胶人”,偶见阔别的族类蜂踊而至,就显得燥动不安。俄顷,它俩先后从栖息架上飞落,十分兴奋地来回绕着族类喔喔鸣叫,这也许就是它们之间的亲情!瞬间这两羽“跤人”又各自追逐着雌鸽,鼓着气囊,躬着背跳跃着咕咕喔――咕咕喔――的不断追逐,纠缠得刚入舍的雌鸽无可适从,犟驴子一看这阵势会将这些种雌毁了,如是“请君入瓮”将两羽“跤人”关进了木柜之中。犟驴子用上好黄泥(当地人称糯米黄泥)、少量粗河砂子、陈石灰、些许食盐、墨鱼骨头和蛋壳(烘枯捣碎)自制成赛鸽食用的硝土(后称保健沙),并买回两瓶乳酸钙片,和一些油菜种子,供它们调理食用。犟驴子在专心喂养调理着这些小生灵。经过近半月的调养,它们的翅膀上收得紧骤了不再往下垂,胸肌的浮肿己遂渐消退,犟驴子在高兴之余心里还是存在几分担心,因为它们仍然不能飞上栖息架,苦于与它们无法沟通,也只能任其自然。犟驴子这阵子变得又有些痴迷,痴迷得暇时总是将小木靠椅放在原棚坐着,痴痴地从隔断的栅栏看着它们,多么希望它们尽快重返兰天,诸多的冥想使他有些飘然,不由得又合上了双眼,这时,仿佛元神已出毂,化为“白鸽”在兰天翱翔……。

    转眼又到星期天,如约在上午九点到达罗老家。“莫道人行早,更有早行人,”岂不知这时罗老家的“客厅”里已落坐两位客人,罗老一一作了介绍。韋牛皮和尤荣小名“三毛坨”,都是养鸽子的朋友。相询乃知亦是同往化龙一池张家的,老韋以前就与仕隐认识,这位尤荣面生,闲聊中韋牛皮不无惶恐地说:“养鸽难啊!一旦没有了鸽子重养就更难,这不,今日登门来求罗大爹支援了。”我不便开口搭话,他迟疑了下又接着说:“我说仕隐老弟,今后还得请您支援。”我一听真是哭笑不得,心想现今我棚里那些鸽儿似泥人一般,哪有能力支援朋友,但口中仍连连说:“老朋友了,应该、应该。”接着韋牛皮像广播台说新闻那样,胡天胡地的说开了。“什么某年上海某某吃通的养鸽名人脖子上挂着死鸽子游街,某前辈现今又在四处搜罗早年流失的鸽子……”我与尤荣只能大眼瞪小眼的听他说道,防着他飞溅的吐沬星。他正说得高兴,被罗老一声“我们该动身啦”中断了他的谈锋。

    老少四人结伴而行,横过黄兴南路进入织机街,再走没多远就到了小張住的地方化龙池街。说起这化龙池街,前朝还留下一段典故:源于哪朝哪代己无从考究。相传在长沙织机街邻近一小巷处有一方古井,俗称为“池”。一条修炼已久的孽龙蹯居于池内,深夜出没伤人。后被操铁匠生涯的俩兄弟,用铁汁灌入池中鸠杀孽龙于池底,保住一方平安。后人为颂楊该兄弟功德,故有化龙池街名之称。到达张家门首,张泽世等鸽友早己相迎于阶下,彼此拱手而入。

    大家在堂屋(方言:即现在的客厅)内坐定,在动乱中彼此失去联系的鸽友,今日小聚感到格外亲切,诚挚的交谈但仍不失几分谨慎,茶过一盅,主人发话:“大家难得相聚,今中午我作东请大家吃餐便饭,现在请上原棚看看我那几只鸽子。”他的原棚建在二搂屋顶座北朝南共大小两间,南向都连着简易晒台(即瞭望笼)。棚内约有二十来只鸽子,见有人侵入,各自扑腾着避到安全之处。放眼看去,这些鸽子十分骄健,铁斑墨雨点居多、其次都是灰鸽。他将九只墨雨点抓入线笼,而后退出小间,请我们欣赏。罗老年长在竹椅子上坐了下来。老韋早已按捺不住,伸手就要到线笼内抓鸽子,却被张君止住说:“我先介绍一下,这九只鸽子都是大飞轮品系,其中有五只是是在我棚里育出的。另外几只是去年秋从武汉弄过来的种鸽。据武汉朋友介绍说,这路血脉的鸽子曾在1960年西宁飞上海1900千米获得过第4名。”说完就从笼中抓出一只,老章抢先接过。我接过第二只一看,是名为“土匪”的飞轮鸽,桔黄色的眼沙,形如盆状,盆底嵌着一颗对光收缩很敏感的瞳孔,其周边那一圈不规则的黄黑色沙带很显眼。面沙的彩虹变得深而枯老了,这羽鸽和它的平辈“强盗”我曾經上手看过,现在它的骨架和手感还是那样好,是只难得的种鸽。先后看过了这八只鸽子,都同声道好。我却盯住棚内那两羽深黑斑点鸽,回头对张泽世说:“能否见识见识棚内那两只黑斑!”张君回说道:你犟驴子不说我也会抓出来请你看看的,说完将九只鸽子放回棚内。

    泽世将另两只黑斑抓出分别递给了我和罗老。我接过鸽子时便轻声问张,“这是不是钱宝和家的鸽子?”他笑着点头并说:“弄这对鸽子倒费了一些周章,”我没再问,深黑紫沙,中小体型,没错,是钱家的东西。我将它递给了老韋,却又从罗老手中接过另一只。这两只黑斑的体型和眼沙类似,是路西宁鸟。欣赏毕下得楼来,复到堂屋落坐,主人再次斟茶,老韋由衷地说:“能见到这些好鸽子真不容易,小张能将它们保留下来更非易事,老朽佩服。”话题一开,大家又天南地北地扯开了去。尤荣紧挨着罗老坐着,他与罗老附耳私语,而罗大佬倌不知是嫌听不清楚,还是不习惯这种说话方式,粗声道:“有事大声说,别跟小女人的!”弄的三毛坨非常尴尬。我倒有些过意不去。连忙接过话茬“小尤如有事不好说,就回家时再跟罗老说吧!”这时己是正午时分,张君一声招呼,大家相继起身,如是又鱼贯而出,朝黄兴南路“李合盛”饭庄而去……

    告辞张君,老章独自个去了。我与罗老、三毛坨一行复到罗家。落坐后三毛坨对罗老说:“我与张师傅无交往,想请罗老帮忙跟他说说,请他出对小鸽子卖给我。”罗老听后满口答应,尤荣欢天喜地的走了。这时罗大奶奶泡好一杯茶出来放在我坐处桌上,我连忙起身道谢。罗老说:“尤三毛原本不养鸽子,他母亲是国家干部,哥哥在上海工作。据小尤说,早两年他哥哥从上诲拎回来七只鸽子,要他好生养着。他却从街里买回一只长竹鸡笼来养鸽子,先后死去四只。无奈,他将竹鸡笼搬到小院角上,索兴敞开笼门,隨它们自由出入,殊不知这样还将这三只鸽子养家了。这三只鸽子白天在院内游走,或飞上屋晒太阳,晚上便栖息在鸡笼内或鸡笼上方。为此:他便请人帮忙在院角搭建了一个小原棚,就将三只鸽子关了进去。”从此他开始四处找养鸽子的朋友,这不,上两月找到我这儿来啦!这些天死磨硬撑地求我支援两只小鸽……。老少爷们一扯淡时钟已指向四点,出来一整天该回家了,连忙起身告辞,老罗伴我走出巷外。

 

欲知后事  且待下篇





本文标签

网友评论(发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发表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 1084314849

赛鸽网-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400-6761-281

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