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鸽的试验

www.saigew.com 2015-12-01 04:52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会员 我要评论

    信鸽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可以从多个角度进行研究。谁更有资格表达观点?科学家还是鸽友?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值得争辩的问题。我看过一本信鸽刊物,我在上面表达的观点受到了责备,因为我仅从竟翔经验发表意见。科学家们认为只有进行过科学训练的人,才有资格形成和发表关于信鸽是怎样归巢的观点,鸽友经过反复试验形成的观点是毫无价值的。

    多年来使我对信鸽始终感兴趣的事情之一,就是设法弄清楚鸽子是怎样找到回家之路的。另一个感兴趣的问题是,设法繁殖出具有更好归巢和竟翔能力的鸽子。设法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所有试验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反复,我知道没有其他的方法。我想说一些自己多年来进行过的尝试,尽管科学家们对此并不感兴趣,但是我认为鸽友会从中发现有趣的东西,至少这些信息会使他们节约了解一些事情所需的时间。

    我让幼鸽进行所有距离的路训,从1英里到120英里。120英里的第一次路训,我把74羽鸽子分成三组,成年组、中年组和幼年组。结果是第一天没有鸽子归巢,第二天8羽,然后大约30天每天或隔天回来1或2羽,直到最终回来30羽鸽子。不同年龄的鸽子在归巢率方面似乎没有多少差别。三组的归巢数量几乎相同。关于幼鸽开始训练的距离,我的经验是50英里之内没什么差别。

    其他的幼鸽我会在距离家1英里的地点开始,而且会在每个地点进行多次放飞,随后会突然放至120英里,也就是第一场竟翔的赛点。按这种方式训练我总会丢失大量的鸽子,我称它们为里程碑。有几年我让鸽子从10英里开始,然后经过10次放飞达到120英里。这些鸽子做得最好,它们的大脑和视力发育得很快,丢失率低,如果被单羽放飞,它们也会在一两天内归巢。

    我在所有的天气条件下放飞鸽子。雾天、雨夹雪35英里,逆风、雪、晴天顺风,我的最严重的丢失是在好天气。我唯一不会放飞鸽子是在下大雨的时候,因为一旦被淋湿它们就不能飞了。

    为了培养鸽子快速归巢的强烈愿望,有一年我考虑竟翔前一晚抓鸽子,以使它们不要离鸽棚时间太久。我将鸽子分成三组:第一组我提前24小时把鸽子装进板条箱,只给水;第二组我提前24小时把鸽子装进板条箱,提供水和食物;第三组我留在鸽棚里直到运输日当晚。我每周让鸽子们轮换,以便所有鸽子都经历过每一种方法。大多数、75%或更多的鸽子按时归巢,提前24小时装笼的鸽子,无论是得到食物和水还是只有水,都没有什么差别,第三组鸽子最糟糕。这对隔夜赛是有利的,但是初学者都能看得出来它对长距离竟翔是没有必要的。

    一年,我将鸽子分成两组。一组训练它们在夜间飞行,通过一天比一天晚的放飞,直到让它们在午夜归巢,我选择有月光的夜晚并且仔细地在开阔地放飞。另一组按常规方式训练,结果是长距离竟翔中两组鸽子没什么区别。因此我推断出,一羽经过良好训练的鸽子会飞到精疲力尽后降落。一场老鸽赛,12小时后鲜有鸽子仍能在空中飞行;幼鸽赛,9小时后鲜有鸽子仍能在空中飞行,黄昏后我不再训练鸽子飞行。我认为这对它们没什么帮助,白天晚上都训练鸽子也没什么乐趣。

    一年,我让老鸽在赛季期间哺育幼鸽。第二年,它们在赛季前哺育一窝幼鸽。第三年赛季结束前不哺育幼鸽,赛季结束之后一窝。做得最好的是赛季前和赛季期间没有哺育幼鸽的鸽子,稍差一些的是赛季期间哺育幼鸽的鸽子。赛季开始前哺育一窝幼鸽的鸽子做得也不好。现在我会在赛季结束后让信鸽哺育一窝幼鸽,然后会让它们趴在假蛋上直到它们自己离开。赛季期间和一年中的其他时间我都不会让它们分开。

    对于信鸽来说,在最后一场老鸽赛结束后哺育一窝幼鸽有很多理由。一,我认为换羽之中的鸽子哺育一对幼鸽后换羽效果会更好。二,我认为它会使鸽子更加依恋自己的家。三,它对信鸽是一种考验。你经常会发现一羽优秀的雄鸽在参加最后一场竟翔时,正在哺育8-12天大的幼鸽,有时候它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参赛会做出最大的努力。竟翔之前和期间不哺育幼鸽的一个间接益处是,不用担心被冷却的蛋或产生孤儿。最悲惨的一幕是鸽友在竟翔后为虚弱、挨饿的幼鸽找寻保姆鸽。

    起初的几年我每周都要用苦木叶泡水给鸽子洗澡。然后我看了一位科学家的文章,文中写到鸽子有很多天然的粉末,我们称之为它们身上的粉霜,结果我一年没有让鸽子洗澡。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我给鸽子洗澡已经十余年了。我会把鸽子浸泡在一种钠化物、肥皂的水溶液里,每年两次,春天和秋天,每季2次,这样做会控制羽虱。

    钠化物的使用方法如下:取14盎司或1磅放入罐中,它是一种纯度90%或97%的粉末。把半罐放入4加仑水中,然后添加普通肥皂使其有点儿泡沫。肥皂仅是为了使钠化物快速地渗透羽毛,因此每羽鸽子只能浸泡几秒钟。两手握住鸽子轻轻地放入水中,展开翅膀在水中移动。注意不要浸没头部,尽可能远离眼睛。但是,如果弄湿了它们的眼睛和头,似乎也不会造成伤害。

    如果鸽子放开能飞,那就不要把它放在水里太久。注意要在温暖、有阳光的日子浸泡,鸽子的羽毛需要2或3小时干燥才能飞行。鸽子晾干时要注意狗和猫。暴风雨突袭时聚拢一群鸽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浸泡鸽子时我喜欢进行“挣扎”测试,观察鸽子在水中怎样挣扎和鸽子试图起飞的次数。好鸽子会更努力地挣扎,多次尝试起飞,此时你可以发现好鸽子和未来的冠军。

    洗澡不是必须的,长时间没有洗澡的鸽子可以耐受更多的雨。起初我很担心,因为从未洗澡的鸽子在长距离竟翔中降落喝水时或许会花时间洗澡。我密切地观察过,从未发现任何迹象。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让它们偶尔地洗澡,不会伤害它们。

    多年来我尝试了多种混合饲料。这是信鸽最复杂的问题之一,我认为每一个鸽友都应该根据自己鸽子的实际情况、居住地的气候、怎样让鸽子竟翔以及感兴趣的竟翔类型设计出自己的混合饲料。我有一羽中型的鸽子,在晴朗顺风的条件下竟翔,下一周是逆风和雨,通常在寒冷的天气开始老鸽赛。

    训练开始那天我会喂给鸽子高蛋白质食物,然后不断增加,直到赛季结束会一直喂给鸽子35-40%的花生和野豌豆。

    我们的竟翔路线是西南方向,老鸽700英里,幼鸽300英里。有一年在最后一场老鸽竟翔结束后,我装了14羽鸽子,把它们运到东北方向的600英里之外。这些鸽子除了飞过西南方向外从未飞过东北方向。结果是我只丢了1羽鸽子,而速度与它们在西南赛线的速度持平。这证明了鸽子不是自己定位的,而是通过太阳的位置和路标。

    多年来我注意到一些事,对我来说似乎是不同寻常的,但是我没有听其他人提到过,一般都是200-250羽鸽子一起飞行。如果我放飞250-500羽鸽子,那么它们就会分成2组,500-800羽就会分成3组,依此类推。我不认为最先离开赛点的鸽子就是第一个归巢的鸽子。

    我放开鸽子并确保它们是在我的视线之内,然后它们会改变方向离开我,但是我到家后要几个小时之后鸽子才能回来。此外,我看见它们在回家的途中,进入相反的方向,然后“敲门回家”,因此我知道鸽子不是直线飞行。它们的速度也比大多数鸽友了解的要快,鸽子归巢的速度与在鸽棚附近盘旋的速度是有很大区别的。

    要向初学者表达的基本观点是多给幼鸽一些单独的和反复的训飞。训飞的次数要保证可以挑选出无论如何也会不丢失的那些鸽子。

    一年我挑选了一羽特殊繁殖的幼鸽,它的育种背景我是非常信任的,这羽鸽子是那年我唯一单独训飞的鸽子。第一场竟翔之前我从未让它和其他鸽子一起飞行,总是让它远离其他鸽子(一般是10-25英里)。我从1英里开始对它训飞,我很自信它在训练中不会遇到其他鸽子。这羽鸽子飞得很好,准时归巢,,就它自己。

    我有自信能赢得第一场竟翔,而且希望能凭借这羽鸽子赢得大多数竟翔,我甚至希望从第一场竟翔中得到一些奖金。我把它送去参赛,120英里,然后就是3周没有看到它。我认为碰巧是这羽鸽子没有和其他鸽子一起被放飞,或是和一群惊慌的鸽子一起放飞,或是朝着错误的方向飞行了一段距离。它变得虚弱,不得不按自己的方式慢慢地回来,那是一场简单的竟翔。后来这羽鸽子成长为一羽杰出的信鸽和种鸽,但是记住它是我非常自信的一个特殊品系。

    大多数初学者认为单独训飞的鸽子会快速飞行,我的经验是单独飞行的鸽子很少能快速前进。因为一群鸽子是按照领航者的速度飞行,当一个领航者踌躇不前时会有另一个取代它并保持较快的速度。

    我经常看到一些文章中提到不应该让一对配偶鸽子都参加竟翔,但我多年来却都是这样做的,从不记得一对鸽子从长距离竟翔中一起归巢。有一年我决定测试一下,我让一些最好的、速度最快的信鸽与一些速度较慢的信鸽配对。然后我自己每次送一对鸽子到500英里之外放飞。它们从未一起归巢,速度快的鸽子通常在一天内归巢,而速度慢的鸽子则会在一天或者更晚些归巢。

    我不主张送正在叮雌的雄鸽去参赛。我观察到鸽友们从不犹豫把这样的雄鸽送上训飞车,即便是较远距离。考虑之后,我把多年来没有任何糟糕成绩的正在叮雌的雄鸽装上车。我想说的是我知道一羽正在叮雌的雄鸽是无法达到其顶峰的,没有任何理由,你应该会失去它们,因为它正在追逐它的雌鸽。

    我知道自己表达的一些观点与其他作者的观点正好相反,我提倡的一些实践与成功鸽友的实践抵触。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和我的鸽子属于不同的家族,使用不同的方法。因此关于鸽子的归巢本能不可能得出一致的结论。

    关于归巢鸽子的一个奇怪的事实在我看来是不同寻常的,就是关于归巢本能的迷惑,我很少看到关于它的讨论。我发现如果由于某些原因鸽子不能找到回家的路,它通常会回到放飞点,尽管此前从未在这里放飞过,它会在那里至少待到第二天。早期,当我还讨厌丢鸽子的时候,如果我丢了一羽鸽子,就会在第二天带一些鸽子到丢的那羽鸽子放飞的地点,把它们放飞,顺便把丢的那羽带回家。

    那些宣称没有任何秘密的鸽友只是说他没有独自地学到什么。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帮我赢得竟翔,我知道没有其他鸽友在做的事情,我从不会提到的事情,这些事情是我通过多年来的反复实践学会的。如果初学者和普通鸽友要我做,那么我就会做。因为我记得自己早期的好奇心和多年来我是怎样独自地寻找答案的,大多数竟翔胜负是由瞬间决定的,很多甚至是几秒钟。如果鸽友能弄清楚一件没人在做的事情,那么他的鸽子就会飞得越来越快,他就会有优势。

    鸽子在竟翔时间内归巢却没有竟翔时加盖的印章,一些鸽友会变得很沮丧。我经常在竟翔后清理运输箱时在里面发现带有印记的羽毛,我们会核对并找到是谁的鸽子。我认为鸽子找到回家之路的方法是有区别的,这些区别是由鸽子训练的方法甚至育种背景造成的。

    我认为科学家和有经验的鸽友与其互相批评不如互相学习。正如我在本文开头提到的,信鸽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可以从多个角度研究,不同观点的形成是源于站在不同的角度。

本文标签

网友评论(发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发表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 1084314849

赛鸽网-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400-6761-281

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