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四)

www.saigew.com 2016-01-10 02:21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赛鸽网管理员 我要评论

    相关链接: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一)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二)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三)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四)

    6、相见恨晚

    林云达先生发现“凯撒大帝”超强的育种能力时,雄鸽已经无精,他曾对着灯光举着两枚没有一丝血丝的鸽蛋恨不得着自己脸扇两巴掌。

    他是大师,国内鸽友第一次认知他应该是90年代中后期,那时南京的一家信鸽杂志还在办着,很火。杂志里的一个编辑叫姜晨光,用很原始的相机拍出了让日本人都感到佩服的鸽眼。他推崇超远程,而那时最极致最著名的竟翔是哈密到上海,空距2720公里。

    姜晨光是那个时代鸽界的名人加宠儿,也是一个典型的鸽眼论者,林云达应该是个儒雅的信鸽爱好者,在台湾。两个名人,由于观点背离,他们在杂志上展开了著名的两岸论战。

    跟姜先生曾相处过一周,亲眼见他用一摞子磁带架起相机拍摄鸽子。他的个子很高,远不似南方人的瘦小,话不多,却睿智,那一年,,包头举办了一次两千公里竟翔,好像回来一羽鸽子,鸽主叫张宝才;那一年,席旺老爷子创造了包头1000公里竟翔的奇迹,放飞三十羽,归巢二十四羽;那一年,有两羽鸽子留下记忆,一羽是席旺老爷子的“九龙戏珠”,另外一羽是杨玉峰的“天马披雪”。两羽鸽子均是席晋文从南方引进的一羽麒麟花羽色的台湾鸽子的后裔。

    如今回想,两羽鸽子若是当初放在欧洲,成绩也丝毫不逊色欧洲的那些大名鸽。“九龙戏珠”是台湾麒麟花配亨得利90血系,而“天马披雪”则是席旺老爷子家中有名的“彩电二号”配台湾麒麟花所出。

    两羽鸽子一样的优秀,从500公里到1000公里均能拔得头筹,两羽鸽子在1000公里竟翔中均获得冠军,在之前500公里的竟翔中多次获奖。

    那些年还有一个很时髦的话题,跟世界接轨。喊了很长时间,这个轨始终接不上。国内鸽友盲目自大地以为,我们的超远程竟翔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世界应该跟我们来接轨才对。

    当年台湾的一个名家来北京拍卖自己的鸽子,带来十羽,价奇高,不肯俯就,结果一羽都未拍出,其仰天长叹后在天安门将十羽鸽子全部放飞,说是支援北京有缘的鸽友了。

    没过几年,我们就被Money冲击的面目全非,鸽子的竟翔也由纯消遣爱好娱乐渐渐变了味道,我们曾经奉以上宾吃苦耐劳的“国血鸽”很快被杀得片羽不存。

    而多年后,我们鸽友想得到一羽那个名家的鸽子,花出的钱远是当年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什么变了?什么都没变,变的是我们的观念。我们彻底与世界变味地接轨了,把自己以前死抱着的东西放弃得一干二净。

    已成绝唱。

    胡本的“年青艺术家“玩了一辈子,詹森兄弟的鸽子在自身体系内转了几十年,现在仍旧盛行;马克罗森斯从“富流号”、“525”到“埃及艳后”、“凯撒大帝”终于停下了脚步,也迷失了自己。

    我们这几十年留下了什么?

    神马都是浮云,黑猫白猫,能抓着耗子就是好猫。急功近利、心态浮躁、物欲横流,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

    狄尔巴是欧洲的一个名家,一位泰国华侨一次又一次地买他的鸽子,最后,他再派人去敲他家的大门,狄尔巴说:你不用再来了,你家的鸽子比我家的好!

    这个华侨跟上海鸽界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他好多鸽子流入了国内,当然就有狄尔巴的鸽子。非常有幸的是,我从席老爷子手里获得了一羽。这羽灰雄在当年的竟翔中获得包头市500公里竟翔的四十名。它在8岁时进了棚,当年配“脏灰”作出了市赛的35名,绰号“大难不死”,以及大表弟手里的“944”。

    “大难不死”名次很一般,不值得一说,但它颠覆了我很多的理念。那一年,我在乌海援助,朋友帮我打理鸽子。由于棚内巢箱并非紧贴着鸽棚的墙,留有一条很窄的空隙。这羽鸽子在打斗时掉到了缝隙里,我周五回家后发现少了鸽子,以为游棚了。晚上睡觉时觉得不可能,已经训练到150公里的鸽子基本就不游棚了。

    摸黑打着手电上了鸽棚,从缝隙把它找到了。鸽子还活着,但已经不会走路,因为挂着特比环,就拿下来,将氨基酸、电解质、葡萄糖配到一起,把它的脑袋摁倒了水壶里。那家伙的嘴将将沾到水,马上把整个脖子都探了进去。

    喂完水后,将它放到了地上的小笼子里,盖上了报纸。接着泡了清除饲料。次日清晨起来,将泡的饱胀的清除饲料拌了活菌,拿出鸽子,依旧不会走路,趴在地上狼吞虎咽着。虽然觉得它可怜,却还是只喂了五分饱。傍晚的时候,鸽子已经能站起来。依旧是泡清除饲料加活菌,喂到七分饱。两天后,再次回乌海,只得将它放回了鸽棚内。

    灾难让这羽鸽子错过了300公里、400公里竟翔,等到完全康复,已经是560公里竟翔了。按照常理不应该放它,但它挂着特比环,错过了就把钱白扔了。

    硬着头皮把它直接推到了560公里,奇迹发生了,那场竟翔比较艰难,它是鸽棚内第一个飞返的鸽子,居然获了奖。后来给它起了了一个名字:“大难不死”。

    它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是配“脏灰”和“新博翔领袖”的一个女儿“黄沙使者”所出,也挂有特比环。这羽鸽子在挂环时忘记把它的拇指从环内掏出来了。临近训练,朋友发现了问题,勉强将拇指掏出后,脚趾已经坏死,走路一颠一颠的,起名“断脚趾”。

    “断脚趾”也很出色,在400公里竟翔时获得了113名。560公里竟翔第一个飞返,它将将落下,冠军的一个妹妹“机灵”已经临近鸽棚,由于在“机灵”身上押了不少的钱,没有进鸽棚替它打鸽钟。“机灵”飞得有些毛了,拖延了一阵,才跳进鸽棚,一路小跑,先给“机灵”打下鸽钟,然后再给它打下鸽钟。结果,“机灵”获得33名,它获得35名。

    那一年,“脏灰”用得有点狠了,最后一窝,它只生了一枚蛋,送给了大表弟。

    都说种鸽在疲劳时能够释放出优秀的基因,这枚蛋应印证了这个观点。单蛋孵出了表弟如今的立棚种鸽之一“944”。

    由于当年好用的种鸽很多,“断脚趾”和“大难不死”用的不多,表现也很一般。席老爷子送的这羽狄尔巴灰雄被闲置了两年。直到表弟“944”接连作出奖鸽后,才回头重新审视那羽已经十一岁的灰雄,再次配对,已经无精。 


   

本文标签

网友评论(发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发表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 1084314849

赛鸽网-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400-6761-281

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