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五)

www.saigew.com 2016-01-11 02:14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会员 我要评论

相关链接: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一)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二)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三)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四) 
    信鸽随笔:空中高尔夫(五)

    7、天凉个好透

    “脏灰”已经发挥很多年了,从来没有认真问过它是个什么血统的鸽子,只是知道它是“让雷诺”的后代,而对于“让雷诺”的了解也仅限于它的后代发挥的出奇得好。

    直到这篇文章动笔前,打电话问了问席晋文先生,才晓得“让雷诺”是一羽桑杰士血统的鸽子。

    2012年底,由于工作的变动,实在无暇顾及鸽子。到了2013年,鸽会的竟翔基本就不在打了。这一年的公棚成绩还算不错。参赛北方公棚九羽鸽子,这家公棚在300公里预赛中崩溃,放飞近5000羽信鸽,只归巢200多羽,我归巢了两羽。

    竟翔无法进行下去,预赛上笼鸽均分奖金。

    截止到交费前,损失一羽,预赛上笼前再损失一羽,热身赛有一羽获奖,虽然决赛取消,均分奖金后只损失了几百块钱。对于我这样一个小鸽友,这样的结果,真的已经很满意了。

    “脏灰”的直子是两羽归返鸽中的一羽,另外一羽是它的重孙代。当年,“脏灰”只作出两羽幼鸽,一羽交到了这家公棚,另外一羽交到了草原明珠公棚。

    两家公棚是两条赛线,北方公棚是东北线,草原明珠是南线。草原明珠公棚的参赛费比较高,因而鸽子由我作出,参赛费是大表弟交纳。也许是大表弟的运气好吧,这一组鸽子表现得相当不错,热身赛入赏一羽,决赛上笼六羽,入赏四羽,迟归一羽,获得团体亚军。

    第一羽归巢的正是“脏灰”的另一个直子,获得73名,因为其活力非常好,起名“活力号”;第三羽归巢的是“脏灰”的重孙,不大好用,已经杀掉。剩余两羽中的一羽是刘阁“新搏翔领袖”的直子,起名“冠军胞弟”;另外一羽是它的外孙,起名“冠军之侄”。

    “冠军胞弟”与当年的冠军同父同母,但它远不如“冠军”强壮,后代也不发挥,但舍不得杀掉;“冠军之侄”正是“冠军”的胞妹“机灵”作出。到了2014年,我的公棚竟翔几乎是颗粒无收,,大表弟却风生水起。如今细细琢磨,失败的根源其实在2013年已经埋下。由于单位忙,经常在出差,鸽子基本是由媳妇对付着喂一把,种鸽亏欠得太多了。

    而到了2014年育雏期间,再次出差到南方走了近二十天,鸽子的管理已经差到极致,更为可怕的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南方回来,单位更加忙,第一轮幼鸽出巢后,看着都不错,基本没有挑选淘汰,全部交到了公棚。

    席老爷子曾经跟我这样说:“你哄它一日,它哄你一年。”老爷子说得一点错都没有,这一年,一个重重的耳光扇到了脸上,铭桥公棚全军覆没、翔盛公棚皆为迟归,只有包头爱亚卡普入赏一羽。

    同样血统的鸽子,大表弟这一年的成绩相当不错,远远超过了我。他在铭桥公棚入赏两羽,翔盛公棚入赏两羽,并且获得了翔盛公棚的复赛11名,起名“新掌门”。他不仅在公棚飞得好,鸽会赛打得也相当出色,获得3名、9名、11名,团体冠军等。

    当年秋天尚未醒悟到自己的管理出了问题,还在给自己的失败找各种借口。来年正月,大表弟过来,看过种鸽的状态后,直摇头。他的表情让我很不舒服,听他讲他的种鸽调整如何得好,将信将疑,并且专程去他鸽棚看了看。对比之下,灰心之至,人家确实比你养得好。

    过了正月十五,犹豫了几天,下了决心,与其没有时间养不好,天天叫媳妇唠叨,还不如不养,于是将棚内全部种鸽都移到了大表弟的棚内,想彻底断掉养鸽的念头。

    这一年的公棚参信鸽基本是由大表弟在作出,当时只给大表弟提了一条件,包头爱亚卡普的参信鸽要按照我的思路去配对,决不能更改。由于去年成绩出色,这时的大表弟已经很膨胀了,觉得自己手里的鸽子与手艺已经好的不得了。我怕他得意忘形后摔跟斗,自己也陪着他输钱,强行定了规矩。

    针对爱亚卡普的竟翔,只配了四对鸽子,但大表弟真正给鸽子配对时,有一对鸽子说啥都配不上,雌鸽被雄啄破了头。他打来电话后,我直接告诉他,那羽啄破头的雌鸽今年不要用了。

    他还算听话,配好的三对鸽子作出六羽幼鸽。还没等幼鸽出巢,他所住的地方开始拆迁。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要坏,这么忙乱怎么能出好鸽子呢。

    到了秋天,这个坏感觉终于应验,公棚竟翔再次一塌糊涂。唯一庆幸的是,这一年试出了一羽好的种鸽——11号。

    “11号”挂有包头爱亚卡普11号私环,本身是包头爱亚卡普公棚超级种鸽“常胜将军”直女,全能桑杰士血系。这羽鸽子是席老爷子特意给我作出的种鸽。

    首次配对“哨兵”便作出了包头爱亚卡普决赛73名。我很少把一对种鸽连续配对,这次给“11号”配的是“新掌门”。这是“断龙骨”的一个孙代鸽,“断龙骨”是当年的“冠军”配“杀货”育出,表弟的立棚种鸽之一。

    如此配对,是想试一试“常胜将军”这路鸽子与大卫克劳辛的血系是否相溶。也许是运气差了很多,公棚训练开始后,先有一羽鸽子在三十公里训练时消失,又在缴费是出现。之后又有一羽鸽子预赛归巢后,决赛没有上笼。六羽鸽子在前期的训练竟翔中,成绩超级烂,几乎让自己丧失了信心。

    400公里竟翔时,“11号”育出的一羽鸽子迷失,这羽鸽子在交去的几羽鸽子当中表现一直不错。决赛比较艰难,当天只归返了500多羽,“11号”的另一个儿子获得了325名,基本把参赛费弄了回来。

    想起了台湾名家赖铭涺的一个经典论断——双盲论。大概意思是这样:种鸽配对,雄鸽不知根底,雌鸽也不知根底,赢了也不知是哪羽鸽子的作用,输了更难判断该清理掉哪一羽;养功要是不过关,输了都不晓得是鸽子的过错,还是自己的过错,更不知道该清理哪些鸽子。

    这一年基本是在浪费时间,好些鸽子都没试出来,还搭进了不少的钱。有时真的挺踌躇,不愁没有鸽子用,愁的是用哪一羽。如今的公棚竟翔也过于昂贵了,每试一对鸽子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养鸽子真的挺难,我们这些赢起输不起的小鸽友养鸽子更难!有钱人在竟翔上跌了跟斗,拍拍屁股上的土,掉头再去引进,然后再打竟翔,我们就不行了,连着输几年,也可能连信心都会输掉。


       

本文标签

网友评论(发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发表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 1084314849

赛鸽网-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400-6761-281

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