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赏:魂断戈壁之哈密2000公里超远程

www.saigew.com 2016-02-09 20:57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赛鸽网 我要评论

    1992年7月3日上午10时,北纬43度,东经92度的天空,312羽竞翔死士消失在这一空域。

  1、大地图上,众手指点,6月28日夜晚,大腕出动。

  1988年,江苏省赛鸽协会举办2500~~2700KM竞翔,新疆天险哈密,被中国长江中下游流域的超远程信鸽逾越。

  地火在奔突。

  路不险,则无以知马良。

  在鸽会办公室的大地图上,许多手指在点点戳戳,最后集中在一个点上——十三间房。

  十三间房位置在哈密过去的180KM。

  集鸽的这一天终于到来。

  1992年6月28日夜晚,南京朝天宫附近的一处地点,灯光雪亮,送鸽人流如潮。

  南京鸽界的大腕,此刻从暗处纷纷摆摆走出,递上鸽笼,取出笼中名鸽,全然一副“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的概然气派。

  镜头1:一位大腕表情漠然地从鸽篓中取出4羽鸽子,让工作人员盖章,下进参加十三间房竞翔的鸽笼中,也不保密,说了声:“4羽2000KM鸽”。

  镜头2:一位大腕从鸽篓中取出一羽毛片雪亮的鸽子,在手中掂了掂,笑眯眯地对周围人说:“它从酒泉回来,被我送给哈尔滨的朋友,它从哈尔滨飞回来,这回让它下十三间房喽,歇活拉倒。”

  镜头3:一位大腕下过鸽子,守在竞翔鸽子边不远,眼睛直勾勾地还往笼子里看,旁边过来一位鸽友,问了一声:“下去了?”大腕兴奋起来:“下去啦,8次1000KM,1次玉门。”大腕甩甩头。

  镜头4:一位大腕送鸽下笼,忽然旁边的人看到其中有一羽鸽子是瘸腿,“吆,你的瘸腿鸽子还下啊!”瘸腿怎么了,腿上功夫不行,膀上功夫厉害。”众人哄然大笑。

  画外音:据事后各方透露出来的信息汇总,约有30多羽2000KM回归鸽,参加十三间房竞翔。

  镜头5:有一位鸽友,被选为司放员,要去2000KM以外放鸽,家里的老太太也不知道这一段路有多远,鸽子要飞多少天,在一边就唠叨开了:“儿子,把鸽子拿来给我看看,让我认个清楚,要是它飞回来,你在路上还没有回来,我就先带它去报到了,要是得个冠军什么的,我来办酒。”

  画外音:鸽子下了笼,养鸽人才算长出了一口气。

  要知道为育出一只好信鸽,一年365天提案议案,风霜刀剑逼。

  从小出蛋壳起,怕挤出了窝,怕老鼠咬了,怕长瘦了,怕上房游棚了,怕给人枪打了,怕打野网扣了,怕吃食中毒了,怕个人偷了,总之是日日夜夜没完没了的怕。

  到鸽子500KM竞翔回归,1000KM竞翔回归,在棚中时时调养,直到送进2000KM竞翔集鸽笼里,养鸽人绷紧的神经才能够松弛。

  你瞧,这养鸽人精神负担多重。

  镜头6:  6月28日鸽子下笼后,有几位鸽友非要大半夜地聚在一起吃炒面,炒面吃着吃着,三句话不离本行,几位鸽友又谈起了十三间房竞翔鸽子回来回不来的事。

  一位鸽友笑嘻嘻悠悠地吟起一段古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哪里的话!”一鸽友拍案而起:“我们把这句改了,壮士一去兮要复返!”

  一言既出,气震夜空,把马路上走夜路的人吓了一大跳,疑疑地以为那里坐着些精神病。

  2:千里长堤溃于蝼蚁穴,亡羊补牢,浦口站夜洗瓶。

    在南京站时曾经发生过鸽笼中水瓶未洗,陈年老垢中病毒滋生,参加竞翔的信鸽,在这种污瓶饮水后,回归后大批发生瘟疫。

  6月29日清晨,竞翔集鸽笼运至浦口车站,为确保万无一失,司放员们将笼中小水瓶全部取下冲洗,从1点到5点,司放员忙得浑身汗水淋淋,终于将水瓶一只不漏,冲洗干净。

  上午10点,火车一声长鸣,竞翔鸽群随着滚滚的车轮,开赴大西北,我亦同车前去。

  3: 6月29日,西行火车上,警告于夜里23时到来。

  6月29日夜里23时,行李车厢里进来了二位检道员,原来也是鸽迷,找到二枚鸽子蛋,二人打开话匣子。

  “哇:你们要放十三间房,那个鬼地方,不要说鸽子回来,人回来都要扒层皮。”

  “最早那儿修铁路,盖了十三间工棚,因此叫十三间房。”

  “那十三间房可是有名的百里大风口,扳道员扳道,都得拿皮带把自己拴在水泥桩子上扳道,不然风就把扳道员给吹跑了。”

  “列车要是从那里过,一阵儿风沙过来,绿车皮也就变成白铁皮。”

  二位检道员牛皮哄哄,胡侃一顿,制造恐怖气氛,天知道是真是假。

  半响,从司放员喉咙里抖抖霍霍拽出了一句话“:你们不要喝(吓)俄们,心脏有毛病。”

  唉,十三间房,听着这个名字就不吉利,十三乃外国人之大忌,为什么不叫十二间房,十五间房。

  司放员们嘴里没有说,阴影爬上心头。

  4: 6月30日早上7点,车到西安站

  车到西安,我们抬下鸽笼,在此转到新疆库尔勒的车。

  离上车还有很长时间,鸽会负责人忙着给西安站的方方面面打点,办好转车手续,我们例行公事,给鸽子换水换食。

  不断有西安站鸽迷来要鸽子蛋。

  有一位鸽迷运气不错,刚好找到一枚鸽子蛋,给了他,他高兴极了,一下子讲出他夺标的诀窍。

  “我们这养十几年鸽子的,一只1000KM没回的,海了去,我嘛,每年专等你们放2000KM的时候,就来要参加2000KM鸽子下的蛋,参赛1000KM鸽子下的蛋没用,就用这参赛2000KM鸽子下的蛋,孵出来的小鸽,在我们这里参赛1000KM,我已经回好几羽了,不过再往下配,鸽子就回不来了,还得找你们要蛋弄。”

  二位车站的鸽友,邀我到他们棚中看鸽子,一进鸽棚,满目的江苏、上海的鸽子,一打听,这一带网鸽专业户林立,在孟塬一带,烟囱尖上、水塔上面、高房顶上,遍布鸽网,到了竞翔季节,网鸽高手一天网到几十羽信鸽是平常事。网到的超远程信鸽,几十元一羽往外卖,家中因此暴富。

  这两位车站鸽友棚中很多鸽子,都是从网鸽高手的胡篓里买来的,闻听他们说,令人无言对。江南众鸽友,盼鸽心憔悴,鸽子没有回,把理细细推,辩析谁之过,不要乱怪罪。

  6月30日晚上8:30,我们坐的开往新疆库尔勒的列车,从西安启程。

  5: 7月1日上午,列车经过L站

  提到L站江南鸽友是厌恶之极,每年超远程竞翔,信鸽路过L站,总要闹很多丑事。

  一次,某鸽会的参加超远程竞翔的信鸽经过L站,短时间停车,从站上钻上二十多人,说要找鸽子蛋,鸽会的工作人员一下没留神,其中的一个扒开竹笼,抓了一只信鸽,像兔子一样,,一溜烟跑了。

  还有一次,某鸽会将信鸽笼存放在L站行李房,到了半夜,竟然会冒出许多人来打开笼门,伸手取鸽。

  要是在L站放竞翔鸽,旁边就会围上一些人,等到鸽群飞起,他们就用衣服横刷竖打,打下来的鸽子就成了他们的私有财产。

  在我们这次经过L站的前几天,南京某鸽会的信鸽途径L站,为保护笼中信鸽,鸽会工作人员与抢鸽贼发生一场“武打片”鸽会负责人武功欠佳,头上光荣挂彩。

  也是前几天的事,某鸽会信鸽在L站转车,一看鸽笼被一伙獐头鼠目的人围住,连忙好言请他们去饭馆,酒海肉山之后,一黑大汉子站了起来,一声吆喝:“哥们,没事了,”一伙人在司放员们呆呆的目光中,摇摇摆摆而去。

  如此种种,一言难尽。

  好在我们这列车的司放员,也能冒充一下亡命之徒,待列车停靠到L站,大家一起站到车厢门口,横眉怒目,竖耳鼓眼,大有血溅L站,“砍头全当风吹帽”的气势。望了一阵,没等到捣乱的,车又开了,刚才那阵子,“气功”算白练了。

  6:一物坐也卧,立也卧,行也卧,走也卧,卧也卧。

  中国古谜——永远倾斜的水平线!

  列车从西安起,就挂上两节火车头,喷着两股黑黑的浓烟,“咕咚”、“咕咚”,用力把我们往大西北高原上拖。

  从车窗向外望去,地平线向上倾斜着,房子也倾斜着,所有的横线条全是向上倾斜着,水平线算是跟我们拜拜了。

  火车向上爬去,越爬越高。

  高温——这个魔鬼在悄悄走来!

  火车越往西北开,气候越怪。

  西北的气候,早晨,凉气森森,路边的检道工身穿羊皮袄。

  上午,温度骤升,列车中司放员赤着大膊,都汗水淋淋。

  鸽子热不热,还好,据讲比1988年疏勒河竞翔的情况好多了。那一次鸽子在笼子里都像狗一样张着嘴喘气,在疏勒河放飞时,41度高温,鸽子照回不误,不可理喻。

  “聪明蛋”与“傻帽”!

  在行进的列车中,细望鸽笼,“聪明蛋”与“傻帽”已泾渭分明。

  “傻帽”进笼后打斗不休,尾巴在笼边竹篦上擦来蹭去,现在都变成了秃扫把。“聪明蛋”进笼后,立即占据一制高点,或水瓶上,或食槽上,缩头卧身纹丝不动,稳稳当当地保持体力,尾巴末梢似乎有敏感的神经,一次都不往笼边竹篦上擦蹭,进笼几天,全身毛羽依然晶晶闪亮,光洁生辉,丝毫未损。

  一位老司放员感慨的说:“10年前竞翔鸽与今天的竞翔鸽,毛质相比一个天一个地,现在的鸽子毛片进化的太漂亮了”。

  “不过就嗅点鸽们味么。”

  无意中,当司放员的手放到鸽笼上时,经常会被聪明的鸽子轻轻的啄一下,这是它们在要食吃。

  信鸽一天两遍食水,这是万万不能少的。

  鸽食是现成的,带得很足,当今的信鸽伙食,不可与过去同语,过去信鸽只有吃老玉米的口福,现在鸽食是种类繁多,花生米、菜籽、绿豆、麦子等,应有尽有。

  这刻饲喂信鸽,问题的关键是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列车上所有的水笼头中冒出来的水,都变成了涓涓细流。

  喂食工作开始,司放员们很快分了工,有的人负责翻笼,有的人负责给信鸽添食添水,有的人负责运水,有的人负责接水。

  接水的人霸占了一间列车厕所,在里面插上门,开大了笼头接水。

  厕所外面等着上厕所的人排成队,就是不见厕所开门,憋得吃不消,只当是厕所里面的人跑肚跑的没完没了。

  到底是厕所里面的人接水给鸽子喝重要?还是厕所外面的人解手重要?这是一个两难选择的问题。

  想来读这篇文章的人都会说——鸽子喝水重要。

  鸽理昭昭,放之四海而皆准。

  这一刻的行李车厢,你说是些什么味?

  鸽毛味、鸽粪味、人汗味、杂物味,最后高温又把这些气味搅在一起发酵,腌馊了。

  最后都说受不了,于是又把行李车厢与旅客车厢之间的门打开通风,迅即一团强烈的异味气流,席卷旅客车厢,把旅客们熏得掩鼻鼠窜,好像我们放了毒气弹。

  有的司放员酸溜溜地说:“瞧他们那个样,有嘛子好跑的,不过就嗅点鸽们味呗。”

  搞不清谁接的话:“呸!谁嗅你们的鸽们味!”

  关于包子的故事

  从猴年马月起,这列车上的开水就日渐稀罕,有时节简直是滴水全无。司放员打开饭盒,凉水泡快餐面,吃的滋滋有味。

  也有吃的没滋没味的,想从车上买点有滋有味的东西吃。

  待列车在一个小站停下,忽然跑出许多双壶老太婆,壶里满装农村烟草灶上烧出来的开水,卖开水给车上旅客,一元一杯,旅客们纷纷解囊求水,一时壶空为患。

  一位俊俏的姑娘,婀娜来到列车下,手中携一篮刚出笼热气腾腾的包子,靓声叫卖生意极好,又黑又粗的司放员小A,心旌遥遥,从车门中探身出去,与卖包子姑娘讨价还价。到开车前最后一秒钟,卖包子姑娘终于大发慈悲,降价到1元钱4个包子,小A买好包子时,列车已缓缓开动,包子奇香无比,数位司放员闻味口水直流,一起手脚乱动,狼吞虎咽把包子瓜分完毕。及吃到最后一块,小A放慢了速度,忽见包子馅中有一截长长黑黑的东西,众人拿出看鸽眼中扣线的功夫,细细观察,一致鉴定是一截没有剁碎的老鼠尾巴。

  后来诸位身上有什么感觉,说了什么话,笔者在此不便实录。

  不过此一段吃老鼠肉包子的壮举,却给没有吃老鼠肉包子的那些司放员身上转换大量能量,好长一路程,大家都觉得喝了明代传下来的老酒一样,活得很快活。

  7:宝鸡——天水——乌鞘岭

  从宝鸡到天水,这一段路程,火车大约要走半天,这一带全是崇山峻岭,连绵起伏的大山中间,一条浑黄的河水九曲回荡,火车沿着河边,在大山之间钻山洞,不知道钻了多少山洞,也没法数清。

  鸽子到这里怎么飞?也像我们这般走法,在大山里绕来绕去吗?真是难解。

  再向前走,车爬乌鞘岭。

  乌鞘岭海拔近2000米,两台火车头拉着长长的列车,在乌鞘岭之字形路段上一抖一抖地向上攀爬,累的呼哧呼哧直喘气。

  乌鞘岭的半山腰,空气已变得稀薄,阳光直射下来,洒向山川,显得特别明媚,油菜花才开,一块绿,一块黄。而乌鞘岭的峰巅上却是雪肌冰肌,巍巍地裹在蓝色的天幕中,风从山顶上滑下来,凉飕飕的。绿、黄、白、蓝,四大色块组成的这一世界,宛如仙境。

  司放员们挤在车门口,看着眼前美景,一起嚷嚷着如何在此地进行旅游事业,那架势就像旅游局派出他们出来考察旅游开发区似的。不过凭良心说:这种地方不用来发展旅游事业,简直是冤了这块宝地。

  乌鞘岭很高,2000公里竞翔鸽在嘉峪关放飞后,前行遇到乌鞘岭怎么飞?这是很多鸽友都在思考的问题。

  有一种说法:说鸽子不翻山,向左转,穿越沙漠到银川,再经延安等地回到江南,这段时期是放鸽期间,长江中下游流域的信鸽,2000公里竞翔已拉开帷幕。

  我们的列车在乌鞘岭上打转的时候,看见不少群信鸽,十几只一群,十几只一群,在艰难地逆风飞行,只见它们飞着飞着,一阵猛烈的山风刮来,竟然把鸽群刮回去几十米,一忽儿,鸽群又冲了上来,用力扇动着翅膀,与劲风搏斗着。

  多么顽强的鸽子啊!

  8:大西北旱魔肆虐

  报载:“从1755年算起,现在是第22太阳周,在22周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出现了两个太阳黑子活动高峰,1987年7月出现了第一个高峰,1991年2月又出现了第二个高峰。据北京天文台太阳活动预报中心的观测,1992年太阳黑子的活动,已不像1991年那样频繁,但仍处于峰期附近。”

  报载:“1992年六、七月份,山东、河南、河北、山西、陕西、苏北地区大旱,郑州、石家庄等城市高温少雨,青岛6月份降水量仅3毫米,多年罕见,黄河山东段从洛口至利津连绵几百里干枯断流,全国干旱受灾面积已高达2亿亩。

  乌鞘岭过后是东大山山脉,从东大山山脉到清水,这一段路程,列车约行驶半天多,这一片地区是旱魔肆虐,沟沟塘塘全部见底,滴水未存,土地干枯开裂。

  由于1992年的旱情,使1992年2000公里竞翔,比往年增加了许多难度。

  1992年南京3家鸽会分别举办的2000公里竞翔,在不同时间放出,冠军鸽均在10天左右归巢,普遍比往年翔速慢了三、四天,并且冠军鸽、亚军鸽,一般鸽龄在二、三岁,以二跑鸽三跑鸽居多。

  9:7月1日晚上5点

  7月1日晚上5点起,我们分成两个组,为参加嘉峪关竞翔的信鸽盖章。

  过去信鸽参加2000公里竞翔,只盖个下笼章,后来一些回归鸽速度快的离谱,也搞不清是不是中途在哪里逃笼回归的。

  更有一些不法之徒,请刻字店的人仿刻一个下笼章,鸽子都不下笼,等人家2000公里鸽子回来后,就在鸽子翅膀上盖个下笼章,也去报到抢名次,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鸽会后来改进了方法,在鸽子下笼时,盖一个长条章,一半在底单上,一半在翅膀上,鸽子进了集鸽笼后,待火车运至2000公里放飞地点附近,一般在晚上,在取出暗记滚章,当场随机做残,再一次在信鸽羽条上逐羽加盖。

  采用这几种方法,做伪就不容易得手了,众人遂即心服。

  方法虽好,但要到了现场,照这个方法做,却是累煞人。

  近2000羽信鸽,一羽羽从笼中掏出来,轻拉羽条盖章,还要翻笼架笼喂食喂水,光这种机械动作,就令人腰酸背疼,疲劳万分。

  何况工作环境又十分恶劣,高温、粉尘、粪臭、汗酸,司放员又数天夜寝睡不宁,少吃没喝,腹中空空,劳累程度可想而知,没有对会员高度负责的精神,是不会如此拼命而为的。

  盖章工作这般累人,难怪有的鸽会根本就不愿意加盖地头章,尽管信鸽每年竞翔回归后,争议鸽频出。

  我们的盖章作业持续到晚上11点30分,终于完工,每个司放员大汗淋淋,瘫倒下来。

  10:铁色的雄浑

  7月2日清晨6点10分,太阳从地平线上露头。

  上午7点40分,列车停靠在嘉峪关车站,在嘉峪关鸽会的帮助下,几分钟时间,将装有参加2000公里竞翔信鸽的鸽笼,卸下车厢。

  一个小时以后,这批信鸽就将在蓝天展翅了。

  酒泉、嘉峪关、玉门,这些永远在历史上闪光的名字,只有亲自来到它们的身边,才会刻骨铭心的感觉到它们那铁色的雄浑。

  是时,思绪绵绵,以诗记之。

  古关遐思

  当地传说,月黑风高夜,战骨埋沙夜有磷,便会听见嘉峪关附近古战场中传出的杀声。

  搓一把戈壁石,掰出一座荒凉的城廓;
    忽然间,战马嘶鸣,旌旗错落,
    硝烟里,刀斧铿锵,箭矢雨泼。
    不死的呐喊,夜黑行戈;
    不屈的魂魄,滚在大漠。
    沙原褐褐,广柔中扯出几峰骆驼;
    祁连皑皑,在湛蓝蓝的长空中端坐。
    北风凉凉,在高大的城门中哆嗦;
    曙光黄黄,悄悄涂抹着血色的城垛。
    蹭一脚如铁的城砖,搂一怀千古的磅礴。

  11:逦迤忽而尽,泱莽平不息

  低窝铺先遇下马威

  列车离开嘉峪关车站,载着我们驶向戈壁的深处。

  10点,列车停在低窝铺车站,停了较长时间。

  原来,在我们列车到来之前,老天爷来了一个下马威,吹起一阵狂风,卷起数吨黄沙,把前方的路轨,用沙子给埋起来了。

  晒得黑黝黝的民工,汗流浃背突击清沙之后,列车才得以继续前进。

  绿洲疏勒河

  上午11点,列车到达疏勒河车站。从酒泉至疏勒河这一段路,在戈壁中,间或出现绿洲,每过二、三十公里不毛之地戈壁,总会出现一小块绿洲,绿洲中流淌着清清的流水,金黄的麦子已经成熟,飒飒的绿树昂首挺拔。

  疏勒河一带是一片较大的绿洲,信鸽穿越戈壁的竞翔过程中,来到疏勒河这片水食丰盛的宝地,真是救命之地啊。

  养鸽人从车门缝中眺望疏勒河这片美好水食,好像自己有了吃一般,浑身舒服。

  12:径万里兮渡沙幕

  “ 死亡之海”传出的声音

  疏勒河再向前,列车便进入戈壁的“死亡之海”。

  在这一段“死亡之海”路程中,我录下了几位司放员目睹而说的对话:

  司放员甲:乖乖,热啊。

  司放员乙:一道道热量欧,你看到那蒸的那个气。

  司放员丙:如果人在高头,最起码有40度。

  司放员乙:在里面人走不到几公里,准给热昏过去。

  司放员丙:人下去跑跑没得活的,不是死了吗?!

  司放员甲:没得人唉,人都不在这块蹲,死不了人。

  司放员乙:老X,你要放十三间房的哪羽鸽子这下可进电烤箱了。

  司放员甲:他们叫我弄一个放放,我就弄一个鸽子到这来放放吧,到这一看,了西,上当了,这刻也变动不了,当时我真应该放嘉峪关。(2000公里)司放员丙:老X,你还巴鸽子回啊,到这儿你插上翅膀,都扑腾不回去了。

  司放员乙:怎么样?这下心里挺美吧。

  司放员丙:来了,来了,过来了,看哪,像烟一样。

  司放员甲:旋风刮得哪个沙哟,一齐卷起来了。

  司放员乙:这儿连草都不长。

  司放员丙:长点草也是黄的,一簇一簇全部是刺。

  司放员甲:大戈壁,没水怎么长草。

  司放员丙:看到了吗?那边全是黑山,一抹黑山。

  司放员甲:像煤炭一样的山,不要是从油海里漂上来的山。

  司放员乙:还有白山,雪白的。

  司放员丙:这儿太怪。

  司放员甲:他们还说新疆鹰多,雕多,没得唉,连老鹰都不生存。

  司放员乙:还老鹰呢?乌鸦毛100里地都找不到一根。

  司放员丙:这火车“空洞”、“空洞”好几小时,都看不到人家。

  司放员乙:没得人,怎么见到人。

  司放员丙:死亡地带。

  司放员乙:看看想想,都喝(吓)怕。

  司放员甲:完蛋,鸽子死的喽。

  司放员乙:不要多,回来个把个不得了。

  司放员丙:要回来鸽子,这鸽子真是不得了。

  赫黄色的感觉

  光熨着沙子,

  沙子煎炒着风,

  风煮着石丘,

  石丘在痛苦地折腾。

  自地壳把这片赫黄色扔出地面,

  一万年不洗澡,一万年渴疯,

  死亡寻不到生命,寂静久久地做梦,

  太空中坠落的野蛮,舔着再不动的永恒。

  怪异的乌云

  下午,远方飘来一片乌云,黑云压顶,天昏地暗,电光闪闪,雷声隆隆。

  列车中的我们,都渴求的望着天上,巴着这一场甜美的大雨降临。

  很长时间,一滴雨也没下来,大部分司放员都鼻血流淌,所有的人耳朵都失去灵敏,听别人讲话的声音如蚊子哼。

  待过了这片云区,耳朵失去灵敏地现象才消失。

  梦魂依依到哈密

  “水”,我们在车上一起喊起来,激越之情,像远方游子见到了母亲。

  现在时间是7月2日下午7点10分,列车行至一个小站,红光车站,这里是绿洲,有殷殷绿水在林间穿行。

  下午7点30分,列车停靠在哈密站。

  这阵儿,太阳还在头顶当中明晃晃地挂着呢。

  哈密:是中国千千万万鸽友梦魂萦绕的地方。

  当一辈子司放员,放一辈子鸽子,能到哈密这个地方来放鸽子的,中国还没有几个人。

  我们一起跑到哈密站台上,站在哈密站大牌子下面合影留念。

  就凭这张照片,回家还不羡煞鸟群鸽党,吹牛皮也够吹几天几夜了。

  蛋缘情牵

  列车继续开动,向着十三间房。

  行李车厢里,过来一位火车司机,一定要等鸽子为他下一枚蛋。

  在江南水乡,养鸽子的人不过是些带毛动物的饲养员,但在这漠漠高原上,我们这帮子人,则是这些能飞2700公里神奇动物的主人,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如醉如痴的鸽迷,希望能得到神奇动物的主人赐予的鸽蛋。

  一枚鸽子蛋,产生了无穷无尽的魔力。

  要喝开水吗?开门给司放员优先供应。

  要睡觉吗?行李员让出床铺请司放员躺躺。

  如此种种,以致搞得鸽蛋供不应求。

  那位火车司机运气不错,等了不多会儿,有羽名鸽紧急调动全身营养物资,为他下了一枚高品质鸽蛋,他捧在手上,笑的嘴巴咧到耳朵根,欢天喜地地走了。

  13:7月2日西行火车上,警告于夜里11时再次到来十三间房竞翔,事关重大,要出羽假鸽子,那还不给人骂得人死牛瘟。

  这时列车已行进在十三间房附近区域,我们在车上,给信鸽加盖了暗记章,还逐羽登记了脚环号码,以防事后出什么差错。

  晚上10点,天才黑。

  “晚风连朔气,新月照边秋”。

  高原上的月夜是特别美得。

  好景不长,晚上10点10分,车外面刮起了大风,刮得车门“咣当咣当”乱响。

  “吱”旅客车厢门通向行李车厢之间的门打开了,走进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说:“我才知道你们放十三间房,要是我早一点知道,我早就过来劝你们了,十三间房千万不能放,风太大。四川曾有鸽会来放十三间房,鸽子出笼后,都没法飞,全打旋落房”。

  小伙子一片好心,讲了很多不能在十三间房放飞的话,但这一刻,十三间房就要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切等到了十三间房,再做决定。

  14:7月2日夜里11点20分,终于到达了十三间房车站这是车站?还是地狱?

  7月2日夜里11点20分,列车缓缓停下,几天几夜的前进,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十三间房。

  车站站台上一片漆黑,

  跳出车门,“哇——”

  这是车站?还是地狱?

  风,10级大风,打着尖锐的哨子,在戈壁的黑夜里狂奔。

  沙,扑面而来,如矢戳针刺。

  转瞬间,每个人脸上都糊了层“晒不黑”涂料,手一捏,一坨一坨的。

  当时有诗曰:

  黑风横卷沙如虎,
    奔腾呼啸群鬼哭。
    高天地狱藏星辰,
    夜立戈壁难挪步。

  其时,我用微型录音机将“高天地狱”的恐怖声音录了音,后来回到南京,将这段录音放给众鸽友聆听。录音放完,现场死一般无声,竟好似开追悼会一般。

  此是后话,这是按下不表。

  小蛋扯住火车头

  按规定十三间房车站,列车只能停靠2分钟。

  黑暗中,风狂沙猛,司放员们拼命地抢卸鸽笼。

  火车驾驶室里透出一缕昏黄的灯光,哪位得了鸽子蛋的火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扬扬手说:“你们不要急,你们什么时候下完,我才开车。

  一片如火的情意,透过狂风,撒在司放员们暗夜的心田。

  这真是:小蛋扯住火车头,鸽缘搬来好朋友。

  哈密鸽会的小伙子,认识车站里的人,招呼我们把信鸽笼抬进候车室。

  满目的渴求

  现在时间已是7月3日凌晨,司放员们围着鸽子笼,在满是黄沙的板凳上沉沉睡去。

  三位司放员自动值夜班,他们也是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此刻困乏难挡,掏出老酒瓶,喝酒撑持精神。

  十三间房值夜班的老人笑眯眯走过来,提着一大壶水为他们沏茶,一聊起来,原来老人也是个鸽友。

  在这荒凉、疲倦、惊悸的夜晚,围着淡淡的酒香,老人娓娓讲诉了一只鸽子的故事:

  “那天,我走到屋子后头去解手,天上飞下一只鸽子,落在我的脚前头,盯住我的尿液,满目的渴求。

  去去去,我用手拨着它,想把它撵走,它飞飞停停,还就是老在我的身边转悠。

  我掉头回屋,它怎么跟在我后边走,就像一条狗。

  罢罢罢,我捧起这小小的毛团,细细地瞅: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定是是渴得无法走。

  我打开军用水壶,把水倒在盖子里,它一连喝了3盖子水,才算够。

  以后它就不飞走,我俩成了好朋友。

  嘿,鸽子这东西有多逗”。

  7月3日清晨

  说是在十三间房这一带,北面的天山山脉,高山忽然跌落,露出一个大豁口,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刮来的携沙裹石的大风,都从这个豁口泄出,因此在十三间房区域,形成了瓶颈口压力喷射,致使这个区域大风惨烈。

  我们几个人相约爬到小山坡上去望一望这个豁口,结果是大风刮得人都站不住,风沙吹得眼睛都睁不开,更不要说看豁口。

  有人捡起一块小孩拳头大的石头,垂直扔向空中,被风吹了大约5米远落地,还有一人解手,稀里糊涂的没看风向,被风把尿液吹了一脸,撒尿走麦城,脚巴跟打着后脑勺,狼狈逃回候车室。

  15: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故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孙子兵法·务实》

  在十三间房工区,流传着很多风的故事。

  说是有一间工房建在路得左边,每天给风吹得摇摇欲坠,后来把工房建到几米之外的路右边,这里就风平浪静,工房稳如泰山。

  眼下的环境,放鸽必遭损失,必须避开十三间房的瓶颈口劲风喷射区,灵活权变,这是博弈获胜之道。

  研究之后,大家把信鸽笼迁移若干公里,移至十三间房风口区域边缘的一处地点,约在北纬43度,东经92度的方位,这个地方果然风力大减,对信鸽的竞翔不构成很大威胁。

  16:1992年7月3日上午,在北纬43度,东经92度的戈壁滩上。

  破工房墙上的字迹

  7月3日上午9时,我们在荒凉的戈壁滩上,给信鸽饲喂最后的食水。

  一转头,猛然看到旁边破旧斑驳的工房墙上,歪歪扭扭写了几行字:

  “也许你会认为,

  他已走了很远很远,

  是的,到过绿色的塞北,

  到过红色的南疆,

  却始终走不出我的故乡”。

  这鬼地方什么都怪,地形怪,气候怪,连写在墙上这几行缺胳膊少腿的字也怪里怪气的。

  是偈语?是魔咒?

  “什么话?我们的鸽子走不出你的故乡么?搞得不得了,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不知道哪位司放员嘟囔了一句。

  箭矢长空

  给信鸽喂食喂水之后,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手表的表盘面上。

  有一位司放员,盯住笼中一羽鸽子,这是他的2000公里竞翔前名次的爱鸽,看了很长时间,一脸的复杂表情,说不清是喜还是悲,是爱还是怨,送君千里终有别,几分钟后,也许今生今世,他和爱鸽,再也见不着面了,生离死别此一刻。

  1992年7月3日上午10时正,在北纬43度,东径92度的新疆戈壁滩上,集鸽笼的笼门轻轻打开,312羽竞翔死士娇健腾起。

  我曾经到过1000公里空距的咸阳放飞过信鸽,信鸽出笼后,擦着房顶直扑南方。

  此时,只见放出的这批信鸽,快速架空,猛插高天,变成了一粒粒小芝麻点,半个圈子都不打,直冲南方。

  高空的鸽群,椭圆形的圈子中间,前方部位,有一团黑点移动的速度特别快,像离弦之箭,瞬即从人们长长的视野中消失掉了,把地面上的人都看傻了,真乃鸽中神品!

  午后,这一区域,气温高达40度以上,又刮起了6级大风,石走沙迷。

  神鸽逝去……

  它们究竟要飞多远的路程才能到家呢?

  2700公里吗?还是3700公里、4700公里?

  谁能告诉我?

  纤薄的羽毛打着风

  你们飞走了,急翅匆匆,

  纤薄的羽毛打着风。

  我不敢相信,你们能飞越那块灼烫的戈壁,

  浊热汹滚滚,恍若火炼狱;

  我不敢相信,你们能掠过那片赫黄色的大地,

  烈焰蒸腾腾,难觅立锥地。

  我不敢说,前面没有水啊!

  当汗腺再也挤不出亮晶晶的液体,

  躯干会痉挛,会抽搐,

  凌空飘飘坠。

  我不敢说,此去征程无鸟食,

  千里遍刺蓬,驼骨掩沙脊。

  你们飞走了,箭击长空,

  携带着生命如炽热炽的簇拥;

  你们飞走了,嗅着先辈的翅声,

  那么的潇洒,那么的从容..........

  17: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红楼梦》终身误

  梦萦情牵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鸽友们在焦急的等待着十三间房的放飞鸽归巢。

  镜头1:鸽迷小A睡到半夜,忽然翻身爬起,灯也不开,摸了根竹竿,在床底挥来挥去,其母闻身披衣起床,走过来喊一声:“愣子唉,大半夜的,你在床下捞什么东西”?小A答道:“十三间房鸽子回来了,在床底下,我把它赶出来”。

  镜头2:一夜又一夜,在浓茶的浸泡中,司放员向一批又一批的鸽友,讲诉着十三间房放鸽的故事,讲到最后总要说一句:“谁要把十三间房飞回来的鸽子千儿八百的就卖了,我亲爹亲娘的骂他”。

  镜头3:父子对话。

  儿子:爹,十三间房的鸽子该回来了吧?

  父亲:回来X,西安全布上安全网了。

  镜头4:鸽迷小B在家等候十三间房的翔归鸽,每日数次进鸽棚,遍寻无着落,搞得像害了一场大病一样,浑身软绵绵,饮食不思。其年轻貌美的未婚妻,为解其郁闷,良思许久,悟得一法,蹲在家中,纤指点点,给电台拨了一下午电话,要为送鸽参加十三间房竞翔的鸽友们点歌。

  镜头5:此去新疆放鸽,我千里迢迢把一块戈壁滩上的石头背回南京,放在案头,石头有婴儿大小,上面天然生成一幅人样,眼睛、鼻子、嘴、全部栩栩如生。鸽友们都说其像秦始皇出土的将军俑头,称其“哈密王”。

  一日忽然跑来一位鸽友,看过”哈密王“后,说像这鬼斧神工如同人样的石头,天下无双,一定有灵气。”不由分说,给“哈密王”叩了个响头,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请问神主,十三间房放飞鸽何时能归?”

  “哈密王”歪着嘴狡黠地笑着,不发一言。

  天机怎可泄露,北憾绵绵无尽期

  1992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去一座小县城采访。

  小县城距南京200公里左右,把十三间房竞翔的放飞点与南京拉一条直线,这座小县城正处在直线上面。

  说来也巧,遇见一位养鸽子的人,聊了起来,养鸽子的人听说我参加了十三间房竞翔司放,急切地打听暗章字样。

  为了调查的需要,我讲出了“XXXX”暗章字样,养鸽子人听了以后,嘴巴“啊啊啊”地张了半天,怎么也合不拢,最后讲了一句:“哎呀喂,我就抓了这样一羽鸽子”。

  7月下旬的一天这座小县城里连下了几天的雨,一日天将黒,养鸽人发现高楼上停落下来一羽鸽子,,养鸽人拿了捕鸽网爬上楼顶,一网便将该鸽网住。

  养鸽人一看此鸽毛片暗无光泽,精神萎靡,拉开翅膀看了一下暗章,一看脚环是88年的,丧失情绪,随手将此鸽送给了院子里的一个农村小青年。

  当地人有个说法,这种抓来的鸽子后代飞不出路,况且此鸽脚环是88年的,网鸽人嫌这老家伙没用,因此送人。

  网鸽人不但报出此鸽羽条上盖的我讲的暗章字样,而且还报出此鸽羽条上,在十三间房放飞区域盖得另外几种我没有讲出的暗章字样,颜色形状,都说的准确无误。

  可以明断,网鸽人确实抓到了十三间房竞翔放出的鸽子。

  网鸽人还肯定的说:“这种鸽子还有,那段下雨期间,抓到的这种鸽子也就在鸽市上卖,五元一羽,我见到大约二、三羽”。

  第二天,我盯住网鸽人要去取哪羽鸽子,一夜觉睡起来,网鸽人似乎明白了哪羽鸽子的价值,开始闪烁其词,七弯八绕.........

  哪羽近在咫尺的冲出戈壁滩的佼佼神鸽,又被网鸽人遮掩进了云天雾海。

  近几年,在长江中下游流域竞翔常用西北赛线沿途,已逐步发展出一支训练有素的捕鸽部队,但等超远程竞翔开赛,全线所有的“对空警戒雷达”全部开动,24小时监视制高点,大烟囱高水塔,夜夜都有人往上爬,一旦超远程信鸽出现,网扣枪打,断无逃生之路。

  叹!叹!叹!

  冲出戈壁滩的几十羽神鸽,怎么能逃得过围捕者几千双眼睛。

  一失身成千古憾!

  它们将在幽暗的死牢中度过短暂的一生。

  呜呼!哀哉!此憾绵绵无尽期。

  18:十三间房竞翔,第五十八天

  1992年8月29日晚上9点,忙碌了一天,臭汗满身的南京鸽友徐田军,回到家中,第一件事便是爬到自己的鸽棚中看看爱鸽。

  徐田军便是6月28日晚上,聚在一起吃炒面的鸽友中的一个,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句气震夜空的呐喊,今夜要应验在他的棚中。

  徐田军进了鸽棚,眯细了眼睛,将视线顺鸽巢扫过去,忽然,他的视线停住了,鸽巢中站立着一羽他即熟悉又陌生的鸽子,“它是谁?莫不是.......”,徐田军心提到喉咙眼。

  这羽鸽子,神色疲惫,毛色焦枯,鼻泡白粉淡淡,微微发红。

  徐田军急步跑过去,颤抖地捧起爱鸽,一看脚环“江苏南京90E----01150”,“这不是我送去参加十三间房竞翔的鸽子吗?!” 这个念头一闪,徐田军立刻浑身的热血像开了锅,口发异声,徐田军妻子闻声跑来,诧异地看着他,问了一句:“你不要是喝醉了酒吧?”“没有”,徐田军头摆得像货郎鼓,“不信,你把红本子拿来看,”徐田军急急地说。

  下笼之前,徐田军把参加十三间房竞翔的两羽鸽子脚环号码,都登记在一个红本子上。

  为了避免到鸽会去开国际玩笑,夫妻俩对照着红本子上登记的阿拉伯数字,一个字一个字,把信鸽的脚环号码给掰了一遍,两个人都清醒地认为没有看错了,徐田军才捧着爱鸽跑到鸽会。

  一时间鸽会像炸了营,笑语满堂。

  一个电话,又紧追到鸽会,是徐田军妻子打来的, 电话中徐田军妻子确认安然健在,没有和汽车接吻,这才放下心来。

  裁判一个个被从家中喊道鸽会,,他们戴上眼镜,在鸽会明亮的灯光下小心翼翼地展开鸽子翅膀,检视在十三间房区域盖上的暗记章印,这是有史以来最难分辨的暗记章印,当时盖上的鲜红殷蓝清晰的暗记章印,此刻在这羽信鸽翅膀上,是那么的黯淡,那么的模糊,几乎难以分辨,似乎再讲诉这羽信鸽所经历的风沙,所经历的热浪,所经历的大雨,所经历的苦难。

  裁判又详细验证了这羽信鸽脚环号码,与在放飞地十三间房区域登录的脚环号码完全相符,确认“江苏南京90E-----01150 ”信鸽为此次十三间房------南京竞翔冠军鸽。

  从航空地图上测量十三间房----------南京的空距约在2750公里。

  这是中国长江中下游流域的信鸽西北赛线最艰苦卓绝的最远翔距的竞翔。

  “江苏南京90E——01150”,是羽雌鸽,上溯血统,又源自南京超远程名门望族“N”鸽族中的酒泉竞翔亚军“酒泉皇后”。

  在南京,饲养这一超远程信鸽“N"鸽族有一个鸽友圈子,他们互相支援最优秀的超远程信鸽前名次的鸽种 ,又不断往这一血统里掺超远程竞翔前名次信鸽的优秀竞翔基因,致使“N”鸽族中的短程、中程、超远程竞翔,出的冠军、亚军鸽,前名次鸽简直多的令人叹为观止。

  由于篇幅的原因,本文不一一详诉“N”鸽族各方面的赛绩,只能撮其1992年主要:

  “N”鸽族:“酒泉皇后”子代雄鸽,配2000公里平辈雌鸽,所出“江苏南京90D——10474 ”雌鸽,获1992年南京市2000公里嘉峪关竞翔亚军。

  “N”鸽族:“酒泉皇后”配2000公里竞翔12名雄鸽,所出“江苏南京88E——01455”雌鸽,1990年2000公里酒泉竞翔117名,1991年2000公里酒泉竞翔21名,1992年2000公里玉门竞翔9名,累计翔距11000公里。

  “N”鸽族:“酒泉皇后”子代雌鸽配2000公里雄鸽,所出“中山90——08041”雌鸽,在1992年700公里烟台竞翔冠军。

  “N”鸽族:“酒泉皇后 ”子代雌鸽,配1000公里雄鸽,所出“江苏南京91D——08037”雌鸽,获1992年1000公里咸阳竞翔亚军,580公里郑州竞翔5名,850公里孟源竞翔6名。

  “N”鸽族:“土匪”子代雄鸽,配2000公里鸽,所出“玄武92——0767”雌鸽,获1992年1000公里北京竞翔冠军。

  以上这几羽鸽子,均为徐田军“江苏南京90E——01150”雌鸽的亲戚。

  “N”鸽族:“酒泉皇后”子代雄鸽的女儿配2000公里子代雄鸽,所出的徐田军鸽“江苏南京90E——01150”,为1992年2750公里十三间房竞翔冠军。

  “江苏南京90E——01150”雌鸽,虽然刚刚飞完数千公里,身体极轻,内力衰竭,但要抓它看下眼睛,它依然犟头倔脑,扭来扭去,“土匪”习性,源出一脉。

  8月30日凌晨2点,吃炒面的朋友们,还聚在一起吃炒面,是时,开了4瓶啤酒,甜甜的酒香,萦绕着徐田军甜蜜的笑脸,浸溢着朋友们喜悦的心田,荡漾在星光烁烁的夜空。

  “天上一个月亮,

  地上一个“太阳”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19:绪论

  2500公里赛绩的竞翔,刚刚有些头绪,这是一段浅浅的议论。

  从1988年的哈密竞翔,到1992年的十三间房竞翔,信鸽能够冲出死亡之海戈壁滩,这使人们对当代信鸽,开始萌发出一些新的认识。

  戈壁滩高温酷热,而当代信鸽飞越戈壁滩,却架得很高,能较好地避开热浪。

  这说明当代信鸽的骨骼肌肉,正向轻的方向快速进化,肌肉中气囊面积加大,骨骼中孔隙增多,竞翔中可以进行长时间的飞行,持续飞行能力增强。

  戈壁滩长达上千公里,有数百公里的地段是无食无水,而当代信鸽依然能够飞过去。

  这说明当代信鸽有极好的耐饥能力,缺食时能将体内的脂肪迅速转化为能量,以供飞行需要。

  同时说明当代信鸽有极好的耐渴能力,长时间的飞行,即使喝不到水,也能够像骆驼哪样,有效地调动体内水份,运转肌体坚持前行。

  也说明了当代信鸽的新陈代谢功能进化得很好,一天飞行下来,即使无食吃无水喝,休息一夜,体内的新陈代谢力便迅速驱散疲劳,第二天照常赶路。

  还说明当代信鸽归巢欲进化得特别强。

  参加戈壁滩竞翔的信鸽,经常面临着痛苦与安逸的选择。

  在戈壁滩中间存在着绿洲,信鸽歇在绿洲,便有水喝,有食吃,生活安逸。

  如再前走,一片戈壁滩高温,无食无水,还不知道要飞多少时间才又能见到绿洲。

  前行意味着痛苦,停下来意味着安逸,而大部分信鸽都不停下来,拼命前飞,在哈密、疏勒河、嘉峪关等几处绿洲地点,极少抓到戈壁放飞的鸽子,说明了这种情况。

  为了归巢,勇于自寻痛苦,做为一个小小的鸟类,真是不可思议,这也告诉人们,它们的归巢欲多么强烈。

  信鸽穿越戈壁,进入平原地区,昼夜赶路,回归鸽巢,2000多公里的路程,多少捕鸽徒设下机关,房顶布下美食清水,一旦信鸽吃食喝水,鸽网立即扣下,而一些高智商的信鸽,即使饿得皮包骨头,都不去碰一下这些美食清水,这说明当代信鸽的智商进化得越来越高。

  10年以前,我参加一次短程竞翔的放飞工作,当信鸽放飞后,上千羽信鸽在空中盘旋定向达半小时左右;现在参加2750公里的竞翔放飞工作,信鸽放飞后,在空中连半个圈都不饶,就直奔南方而去。

  无用多说,超远程竞翔的生存选择,使信鸽的定向力进化到一种极为发达的程度。

  20:困卦第四十七《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易经》

  未来的西放展望

  历史,戈壁滩竞翔的硝烟未散,未来,阿拉山口竞翔的鼓声已起。

  据新疆乌鲁木齐鸽会的司放实践,乌鲁木齐信鸽西放伊宁,博乐,东放木垒,均取得较高的归巢率,这两条赛线是乌鲁木齐信鸽的黄金赛线。

  在地图上把这两条赛线连起来,假设在阿拉山口放出信鸽,出现了什么情况呢?

  信鸽从中苏边境旁边的阿拉山口起飞,沿婆罗可努山北麓向南方飞行,经艾比湖、奎顿河支流、蘑菇胡水库、跃进水库、 至石河子农场;再沿博格达山北麓,顺天山山脉,经阜康,木垒草原区,避开了十三间房风口,到巴里坤湖,再飞几十公里便是哈密绿洲。

  这1000多公里的赛线,全是有水有食的地区,非常有利信鸽竞翔,况且这条赛线在地图上的倾斜角度,与长江中下游流域目前至嘉峪关一带截止的西北赛线倾斜角度完全吻合。

  相当多的赛线,起飞后头两天身体有些疲劳,但只要赛线上有水有食,越往后飞,身体越结实,力气越大,1000公里,1500公里竞翔回归后,往往不像飞过的样子。

  阿拉山口至木垒赛线的开辟,为长江中下游流域信鸽4000公里竞翔,放飞后度过疲劳期,奠定了定好的环境基础。

  经过这1000多公里的飞行,优秀的信鸽此时体内的新陈代谢机能转为强盛,在哈密绿洲吃食吃水,稍做喘息,寻找一鼓作气穿越近400公里无食无水的戈壁滩,至下一个绿洲疏勒河吃食吃水,这时虽仍地处戈壁滩,但相隔几十公里便可到嘉峪关附近,顺河西走廊,一路南下。

  这1000多公里的飞行距离,也是将信鸽群拉散,为穿越戈壁滩创造了条件,因为戈壁滩的气候是一段时期高温,一段时期凉爽,信鸽经过长距离飞行后,在不同的时间飞到哈密绿洲,撞上凉爽天气的这一批信鸽,便能够从容飞越戈壁滩。

  可以预见,5年左右的时间,这条4000公里距程的黄金赛线定会启用,沿着这条赛线飞回来的鸽子,将是什么样的神鸽啊!

  然后的箴言

  扇子驱不散的皓雪啊, 黄沙漫筑的樊笼,

  远碛荒烟融汇贯通着古生物化石的品种。

  风萧萧兮夜漫漫,卷积云遮不住江南月,

  晦沉沉兮莽长长,逆境中才能逛逛哈密街。

  天黑灯笼跑,怕狼就采不到射电脉冲星上的蘑菇。

  漠移夕阳红,延宕养育着走不出戈壁滩的老母猪。

  等压线上的肿瘤,不能窒息竞翔基因的燃烧,

  干热风的环境,有助于跑过星系之间的物质桥。

  岩浆熔熔,躁动在博格达峰的枢纽,

  爝火微微,辐射着云顶冰晶的乡愁。

  青色越过蓝色,把自己的纬度线高高铭刻在鸣沙山的 尖顶,绳子锯断石头,真诚的半两牢牢压住聪明的一斤。

  难道说,一线希望都裹着痛苦的呻吟 ,

  难道说,冗长的死亡全飞扬跋扈扛着回声。  

  新的爆发就在硅酸盐物质中的蟹状星云,

  神鸽的眼睛闪烁在阿拉山口墨绿色的天庭。

  
     

本文标签

网友评论(发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发表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 1084314849

赛鸽网-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400-6761-281

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