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鸽拍卖 | 赛鸽论坛 | 信鸽商城 | 信鸽供求 | 新闻
登陆系统  
登陆 关闭
首页 >> 鸽友专栏 >> 名人专栏 >> 比利时史达沙鸽系简介

比利时史达沙鸽系简介

发布时间:2018-02-12 07:13:00 来源: 作者:鏃犳硶鍖归厤 访问量:463人次

  居连·史达沙的鸽子,是世界知名的血统鸽,于二战之后也逐渐输入到日本来。

  史达沙长年担任比利时鸽会的副会长。他最为知名的事迹便是将自从1933年以来在长距离一直不被看好的寡妇鸽系统用于长距离竞赛,并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此事使得他扬名世界,但可惜的是在1937年九月他便长眠于布鲁塞尔。

  在他辞世之后,该年的十二月十七日他的鸽子开始进行拍卖。讽刺的是,一直以来身为比利时名鸽第一大买家的英国鸽友,却没有成功地让因战争而声名大噪的史达沙鸽系进入英国。

  史达沙系的特征

  史达沙系的鸽子体型适中、体格饱满、羽毛浓密,拥有良好的羽翼,龙骨较浅,胸肌厚实而肋骨强健。

  在鸽眼方面,虹彩有许多种颜色,一般来说颜色都较深,主要以深褐色和浅色的银眼为代表色。

  发育良好的背和肩,以及坚固的羽根,处处都说明史达沙系是十分适应于长距离飞翔的。

  史达沙系的研究

  在此我们需要将史达沙系的研究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为迪斯特时期(史达沙居住于比利时的迪斯特地区的时期),第二时期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从史达沙移居布鲁塞尔之后起),第三时期则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

  迪斯特时期

  在史达沙年幼时,史达沙的父亲为了取悦他,于某年的圣诞节送了他数羽鸽子作为礼物。

  获得鸽子的史达沙十分地高兴,而他天生的研究热忱便由此萌芽日渐增长,最后使他成为了知名的强豪鸽友。

  1896年他和瓦雷姆地区的比利时鸽会会长蒙吉尔成为了好友,而这位蒙吉尔和伟奇的女婿詹森又是亲戚,因此史达沙便从詹森那里获得了优秀的伟奇鸽。

  1889年蒙吉尔从詹森那里获得了几羽晚孵化的仔鸽。这些仔鸽里,包含了以伟奇名鸽“Rough Wegge”和“Ecaille Vanschingen”作出的一羽仔鸽。这羽鸽子后命名为“Nervien”。

  除了这羽鸽子之外,还有同为伟奇名鸽的“蒙德马桑”之孙,以及“红维克曼”之孙。1896年蒙吉尔赠与史达沙数羽鸽子。里面有前述的“Nervien”之女,以及“蒙德马桑”的曾孙和“红维克曼”的曾孙。到了1899年,蒙吉尔又送给史达沙“Nervien”之子,这样一来,史达沙便同时拥有“Nervien”的直仔和直女了,而上段所述的四羽鸽子,后来便成为了传奇名系史达沙系的基础种鸽。

  1896年,史达沙将自己当时所有的幼鸽共十六羽投入比赛,获得了以下成绩。

  贡比涅235公里,1、7、27、28、29、30、31、32位。蓬圣马克桑克255公里,3、15、17、19、20、21、31位。

  从1896年到1903年为止,史达沙的名声如日中天,不论是布鲁塞尔的俱乐部,还是法国的勒马尔蒂内地区主办的各个比赛,甚至是比利时国内的德比赛和全国赛都获得了上位入赏。

  如前所述,史达沙的基础鸽是来自于蒙吉尔的四羽伟奇鸽,但经由他的研究显示,伟奇鸽能否取胜,和天候的良好与否有非常大的关系,特别是在有无顺风这方面。因此,为了让自己的鸽子能不受天候影响,史达沙不断思考着。

  另外一方面,史达沙有一位列日省出身,名叫那摩特的挚友,他的职业是负责制造军队用炮弹,和史达沙一样十分热衷于赛鸽。他有一羽被称作“米洛的救世主”的鸽子、赫纽的柯林鸽系,以及韩森系的雄鸽等三羽名种鸽。

  那摩特以这些种鸽作出的鸽子,在七八年间于列日省、沙勒罗瓦、布鲁塞尔等地区的长距离赛中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他的父亲和知名鸽友科尼利斯的父亲是好友,那摩特的父亲在斗鸡界是突然窜起的名人,而科尼利斯的父亲则是知名鸽友。

  科尼利斯的父亲曾以一羽他所饲育的韩森鸽和那摩特的父亲交换一羽斗鸡,随后那摩特的父亲便将这羽鸽子交给了儿子。而那摩特的儿子便将这羽鸽子和赫纽的纯柯林鸽系雌鸽交配,这羽雌鸽在幼鸽时便有十分优秀的成绩,背上有花羽,体型较大。这个配对作出了许多名鸽。后来这羽韩森鸽便辗转到了史达沙的手上。

  史达沙十分幸运地从那摩特手中同时获得了柯林系和韩森系两种鸽子,又加上前述的四羽伟奇鸽,经由它们相互配对,史达沙的梦想终于实现了。那摩特和史达沙的深厚交情由此可见一斑。无论是种鸽的交换,还是鸽蛋的交换都稀松平常,连做配对的日子都常常选同一天。史达沙一直想见他那伟奇基础鸽的作出者裘尔·詹森一面,当时詹森已经是伟奇鸽持有者的第一人。1900年他终于得偿所望,和詹森见了面。经过数次的交流之后,他成功地从詹森那里导入了伟奇系。

  史达沙于1903年十二月离开了长久以来居住的迪斯特,和四十五羽鸽子一起搬到布鲁塞尔。在移居的来年,史达沙的第二次赛鸽生涯便揭开了序幕。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史达沙系(1904-1914)

  史达沙于1904年二月底开始训练从迪斯特旧鸽舍迁移过来的鸽子。然而不幸的是在鸽子出舍后遭遇了突来的暴风雪,导致有十一羽雄鸽和六羽雌鸽失踪。这场暴风雪持续了数天,造成住家和原野的严重积雪,而失踪的十七羽鸽子再也没有回来。

  于是在1904年,史达沙那些从迪斯特移居过来的鸽子,一只也没有参加训练,虽然他训练了新作出的仔鸽,但并未参加幼鸽赛。

  1906年,史达沙让那些1904年作出的鸽子参加比赛,获得了以下的成绩:

  从努瓦永起飞的国内德比赛获得优胜。从安古兰到达克斯的比赛,参加四羽,两羽入赏一羽优胜。旺多姆地区赛优胜,1907年亦获得上位入赏。1907年安古兰德比赛,七羽参加五羽入赏。

  此赛在英国的《Hopas》上曾以“史达沙系的起源”为标题记载了六羽入赏,但比利时的《Violette》则是记载七羽参加五羽入赏。另,此年的努瓦永赛亦有入赏。

  1908年,史达沙参加了旺多姆地区联合赛,参加羽数2110,包含优胜共七羽入赏,在第二关七羽参加五羽入赏。在根特举办的安古兰赛中,参加羽数7802羽中四羽参加三羽入赏。达克斯三羽参加两羽入赏。1909年,史达沙将他在1905年以近亲交配作出的名鸽“Mirande”投入国内赛事获得了优秀的成绩,尤其是在长距离赛中表现更是优异。

  1910年索尔布地区赛1、3、5、6位入赏。1911年圣维仙优胜。1913年圣维仙国际赛二位。1914年达克斯六羽参加五羽入赏。

  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比利时的鸽友们历经了整整四年的磨难。《Violette》记载,当德军进入比利时的时候,由于詹森和史达沙的适当处理,让这些比利时的鸽子得以免除一劫。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史达沙(1918-1937)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史达沙已经开始饲养第二十五批鸽子了。其中两羽是1912年出生的种鸽,1913年和1914年生的种鸽各一羽共四羽种鸽,但是几乎没有五六岁左右的老手鸽。

  1912年生的那羽种鸽,是有名的长距离鸽“Bonne Femelle”的直仔,也是于1914年获得达克斯优胜的鸽子。同年生的兄弟鸽后来和1913年及1914年生的其他五羽鸽子一起送给了科克贝里的Vandercasteel。

  史达沙在战争将结束之际把重心放在幼鸽的身上,战后的成绩也就十分优秀。在战后的第一场比赛,也就是1919年于法国努瓦永举办的赛事,史达沙在这场赛事中获得了优胜。1920年,他将122羽鸽子投入比赛,共获得了五十一羽入赏。英国的奥斯曼曾在书上记载,该年他一共获得了300比利时法郎以上的奖金。另,在同年的安古兰国际赛,他也获得了优胜。

  1921年底,史达沙盖了新的鸽舍。新的鸽舍有着瑞典风格的凹瓦,外侧为墙,内侧则是木制的支架,在空隙涂上生石灰,外侧墙壁则是涂上三层焦油。屋瓦使用直条式屋瓦,为了调节温度甚至装上暖气。鸽舍里除了两羽鸽子之外,其他的鸽子均雌雄分离,并且准备导入心血再出发。

  为了祝贺新鸽舍落成,Dr. Bricous送给史达沙一羽翅膀末端有白色羽毛的灰斑雌鸽。此鸽环号477186-21,父灰斑1534-15,“Malade”之子;母为“Corbeil”之女,为有白花的灰斑。

  Dr. Bricous所送的这羽鸽子后来生下了众多的名鸽,其中包括世界名鸽“Epinard”,这羽鸽子后来被苏格兰鸽友Dr. Anderson以一千美元的价格买下。此鸽的子孙后来分散在世界各地。1922年时史达沙从友人Rene Peeters那里获得了一羽雄幼鸽。

  此鸽环号727737-22,灰斑,父“Bon Rouge”伟奇系,母灰斑15654-16,此鸽为史达沙作出,是1913年圣维仙国内赛三次入赏的“Viege”之父的孙鸽。

  “Viege”的父鸽是德国萨埃尔地区的詹森于安古兰获得优胜的鸽子的直仔。这羽灰斑鸽是史达沙于一战前饲养的名鸽“Femelle de Angouleme”之母的孙鸽。

  而同年史达沙又从居住在法国图尔宽的保罗·西翁那里获得了一羽雌鸽。此鸽为灰斑153455-22,为名鸽“Gris”的直仔,也是1914年史达沙于达克斯的优胜鸽之父的孙鸽。

  充满研究热忱的史达沙,对于导入优胜鸽做血统改良不遗余力,为了作出史达沙鸽系而努力不懈。终于,在1926年他作出了和理想十分接近的鸽系,并且将鸽舍移到安德莱公园的中间。此舍便是现在广为人知的史达沙鸽舍了。搬迁之后,史达沙于同年的三月三日开始训练鸽子适应环境,仅花了五天便完成。

  1927年,他再度开始参加比赛,获得了下述的辉煌成绩。

  1927年,9、14、25、49、58、62、88、97位。
    1928年,4、6、7、11、18、21、22、23、24、28、32、33、35、39、50、54位。
    1929年,1、2、11、15、23、33、40、41位。
    1930年,1、3、4、5、10、14、16、27、47、54、59、100位。
    1931年,因意外事故而不参加比赛。
    1932年,2、5、6、18、19、27、41、49、62、94位。
    1933年,11、14、21、23、26、48位。此年在1633羽参加的联合会赛事中,获得优胜的鸽子将获颁金牌。优胜者Schetecatte以一羽史达沙鸽获得了优胜。

  1934年,36、41、58、75、83、144、154、164、175、199、298、358位。而在这场1537羽参加的比赛中,获得优胜金牌的是“Lemmens”,一羽史达沙系的精锐鸽。

    接下来1927年、1928年、1929年、1930年、1932年,获得金牌的全都是史达沙系的鸽子。1933和1934年的比赛一般认为成绩普遍不好,特别是1933年的安古兰800公里赛,仅三百羽鸽子成功归返。然而史达沙的鸽舍,幼鸽几乎全数归返,对于接下来的比赛一点也不担心。

  史达沙雌鸽的成绩

  史达沙和众多比利时鸽友的不同点在于,对于雌鸽也充满信心地让它参赛。

  从1927年以来,史达沙的雌鸽在八百公里以上,数千羽鸽子参加的长距离赛中,共拿了一位9次,二位8次。

  在安古兰赛中则是拿了3次1位、2次4位、2次5位、1次8位、2次9位,11位、13位、14位、15位则是各拿2次。而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比赛,史达沙的雌鸽获得了9次奖,其中包含了1位、7位、11位。在达克斯则是获得了12位,波城则获6位和15位。

  在法国的波尔多也获得3、6、8位。1929年,史达沙的两羽雌鸽甚至获得报社赠与的漂亮奖杯。

  1931年的国际大比赛中,一羽名叫“Le Soir”的雌鸽则是获得了最大奖。

  史达沙的训练和管理法

  在比利时的鸽友中,史达沙要算是最为细心,最热衷研究的人了,自1928年以来,他在雌鸽身上采用了“寡妇法”,这原本是使用在短距离的管理法,但随着史达沙使用此法,他反其道而行将其用于长距离赛,可说是先驱者也不为过。

  根据他的研究,雌鸽在抱卵第三天到第四天的时候参加比赛最容易获胜。至于雄鸽,在抱卵第一天到第二天让它参赛。但根据史达沙的说法,在抱卵的时期参加比赛就可以了。据他所言,1924年“Epinard”获得波尔多优胜的时候,也是正在抱卵中。

  史达沙采用不让满一岁的鸽子参加比赛的方针。根据他自身的研究,鸽子在刚满一岁的时候是最为艰困危险的时期。因此他会让满一岁鸽去参加来年的比赛,以此作为训练的方针。